• 新疆纪行19:禾木的夜

    爱情散文   |  2022-03-30

    1.司机师傅姓赵,我们都称他为赵哥,他没有和我们一起去逛禾木村,而是留在房间里。所以大门没锁,我一推门就开了。“回来了?”他客套的问我。“嗯,下雨了,就早点

  • 昼夜的两种眼睛

    爱情散文   |  2022-03-30

    编辑荐:清晨,人间一切如往如昨,不曾丝毫有变。有梦的人有鬼的人仍在路上,只又新增了数量,只又新添了篇章。夜行道,百鬼出没,奉行捉梦。人间梦无数,皆在夜空夺目,世

  • 那屋 那人 那小河

    爱情散文   |  2022-03-30

    一故乡一直是我魂牵梦萦的心灵之地,那儿有我童年的美好回忆,那儿装满了亲情与儿时伙伴的快乐。如今,故乡变了。变得更美了,但陌生了。那熟悉的犬吠声、耕牛的“哞哞&r

  • 考上了

    爱情散文   |  2022-03-30

    一九八七年高中毕业的时候,全班五十六名学生,考上高校的只有七个,他排第五,考上了师范学院。虽然不是前几名,可全县都流传着他的故事。十三岁那年,母亲已经去世两年了

  • 夕颜,昔言

    爱情散文   |  2022-03-30

    花开成景,花落成诗。我的故事,于你而起,诉与世界倾听。 某个漆黑,某个长夜,顾影自怜。我有一个朋友,他经历了一些事情,变成一副与世不惊的摸样,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

  • 前世千次回眸换来今生两次擦肩而过

    爱情散文   |  2022-03-30

    风萧萧来雨兮兮,秋风残叶枝根底,云遮月儿雾随烟,落花无情逐水流。一晃人间几回秋,笑看人生悲欢苦,似水流年落成空,不过因果有轮回。初见恍若梦中人,芳草萋萋绿如茵,

伤感散文

更多
  • 【军警文学★ 情感小说】保姆[2022-04-26/浏览0]

    孩子睡了,终于的睡了。她轻轻的把孩子放到小床上,擦擦额头上的汗,蹑手蹑脚的来到客厅,又拿起了抹布。她要在孩子睡觉的这段时间里,拖地,抹灰,吃饭,给孩子做饭-------时

  • 【笔尖】谁是我老婆(小说)[2022-04-18/浏览0]

    我不知道那一天是怎么了。如果我没有记错,那天的太阳应该是从西边出来的,它一出来就是一轮白日,而绝不是红日。你别不相信,我有充足的理由——因为我们小区所有的楼房都

  • 【酒家】我的爷爷们(小说)[2022-04-14/浏览0]

    先从我的老爷爷说起吧。我的老爷爷叫啥呢?在我们那儿,确切地说是在我老爷爷生活过的地方吧,已经很少有人知道的。为啥呢?因为人们大都叫他的外号,时间一长,把真姓实名

  • 永远记得你的好[2022-03-29/浏览0]

    2015年8月26号晚,我永远记得那天,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我发誓不会忘记你。现在仔细算一下,我们才认识不过两个月,但是你却做了好多好多让我感动的事情

写景散文

更多
  • 那个妓女说,她已经老了[2022-03-30/浏览0]

    在日本,有一位83岁的妓女,一生站街了60年,她在临终前,回忆起一个人夜晚踟蹰路上的心情,她说,她想起的不是孤单和路长,而是波澜壮阔的海和天空中闪耀的星光。妓女,在每

  • 阳光挡不住感伤[2022-03-30/浏览0]

    我并不是一直忧伤,我也不喜欢感伤,我只是习惯了简单地书写凄凉哀伤;我并不是一直悲伤,我也不喜欢感伤,我只是在等一个晴天,把我湿透了的心情晾在阳光下风干。阳光若无

  • 我属于谁[2022-03-30/浏览0]

    我走过大山,山中的小溪对我说,那寂寞且峥嵘的山岩是孤独的伙伴。林涛滚滚是空寂的发泄。空荡荡的山谷中,我仿佛听到了蚂蚁行走时的脚步声。我属于林涛,还是属于山岩?我

  • 漫步在家乡的荷塘边[2022-03-30/浏览0]

    (在一个有月的夜晚,我独自来到水厂的荷塘边,那是我家乡的荷塘。)晚霞悄隐,夜色朦胧。漫步在家乡的荷塘边,思绪绵绵。我知道那个夏末的雨季,我替梅姐姐在这里洒下的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