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忘却心中的翡冷翠(小说)

笔名爱情日志2022-04-19 11:43:250

七月份真热,风也是热的,汗流浃背的郑雅丽和姐姐郑美丽走在碧波荡漾的湖边,不时摇着小扇。

看着在湖边垂钓的人,郑美丽说:“雅丽,我有个朋友离婚了,把他介绍给你认识一下吧?”

郑雅丽连连摇头,说:“不要,不要。我好不容易过上清静的生活,我还想继续清净下去。”

“你考虑考虑,他条件不错,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现在男人离婚了很容易再婚,女人过了一定的年龄就难找了。”

郑雅丽擦着额头的汗珠,“我知道,我暂时真的不想再进围城。你知道刘国庆带给我的伤害有多大,我对婚姻就有多久的免疫力。我当年找男朋友就有苛刻的要求,不要年龄比我小的,也不要年龄大太多的,现在依然是这个标准,否则宁缺毋滥。我对比我小的男人没感觉,比我大太多的,我又嫌弃对方老态龙钟。”

郑美丽笑了:“你现在可不比当年了,得认命。到时安排你们见见,你别任性,我是为你好。”

郑雅丽没有答话,她拿着手机对着湖水拍摄,神情专注。郑雅丽离婚两年了,她很少以泪洗面,而是快乐地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她再也不用看婆婆的脸色,不用为自己不能生二胎而内疚,她与时俱进,也玩起了微信,跳起了广场舞,唯独不提再婚的事儿。

两年前,郑雅丽刚离婚没多久,为了和过去告别,只身一人前往心中的欧洲城市佛罗伦萨——翡冷翠。翡冷翠这几个字,曾经让她沉迷在诗意的情感中,傻傻地爱着前夫刘国庆近十六年,以为会与之白头偕老,哪知当她沦为黄脸婆的时候,他却红杏出墙了。为了重生,那次她独自一人来到了翡冷翠,用最残酷的方式逼迫自己告别过去。姐姐郑美丽知道她名义是散心,实际是用刀子插在心上,逼迫自己忘掉过去。翡冷翠的教堂古老而雄伟,艺术风格独特的建筑吸引了很多游客,站在人群中观看,郑雅丽以为自己会轻松起来,哪知刘国庆朗诵诗歌的声音不时在她耳边回响,她拂之不去,这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占据着她的心。那晚,她模仿前不久电视里播放的真人秀节目《花儿与少年》中的许晴坐在街头,感受异国他乡的孤独,她像许晴那样无助地哭了,她坐在那儿一直流泪到天明……

十八年前的“五一”劳动节,郑雅丽与刘国庆相识于闺蜜李玉莲的婚礼上。那时郑雅丽是伴娘,刘国庆是伴郎,一对素不相识的金童玉女在闺蜜李玉莲的撮合下,擦出爱的火花,不久他们相恋结婚了。刘国庆在事业单位上班,郑雅丽在幼儿园上班,二人都喜欢文学作品,刘国庆常为郑雅丽朗诵徐志摩的诗歌,她告诉对方,自己最喜欢《翡冷翠的一夜》。郑雅丽迷恋他的男中音,迷恋那优美而深情的诗歌,翡冷翠从此深深地扎根在了她的心中。每当刘国庆晚归,她都会看书中等待,用耳朵倾听他上楼的脚步声。住在旧式的楼房,度过一个个春夏秋冬,她从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妇变成臃肿的中年“豆腐渣”女人,直到刘国庆演绎“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剧情宣告失败后,她在痛苦的挣扎中如他所愿离婚,再次恢复瘦削的模样。只是她不再美如桃花,此刻她面容憔悴,法令纹深如沟壑,真比黄花还瘦了。

经过这次婚变,郑雅丽尝到了家庭冷暴力的滋味。她对姐姐郑美丽说:“我总结男人变心的第一步就是冷淡老婆,刘国庆那时和他师妹走得近,他就慢慢不太和我说话了,只说工作忙。”

郑美丽说:“忘掉他吧,你见见我那朋友,先相处一段时间,如果满意,等蓓蓓上大学了就结婚。”

郑雅丽摇头道:“暂时不想与任何男人接触,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看看四周的女人,哪一个不是累得像陀螺,而男人都以应酬为由,半夜而归,或夜不归宿。我同事说她表姐的老公一个月没在家里过夜了,这个小小的城市竟然有这样奇特的现象。”

姐姐郑美丽说:“雅丽,你从翡冷翠回来后,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是从前那个不修边幅、没有主见的家庭妇女的模样了,但日子终归得过下去,你还年轻,有合适的就找一个。俗话说,少来夫妻老来伴,以后蓓蓓嫁人了,你一个人太孤独了。”

郑雅丽笑了:“姐,我发现一个人过真好,不用看公婆的脸色,不用伺候一家人的起居生活,我好像又回到了刚工作的时候了。”

郑美丽看着郑雅丽瘦削的脸庞,在阳光照射下,她眼角的鱼尾纹若隐若现,心疼不已地说:“女人的容颜易老,就像花儿一样,开过就凋谢了,趁你还没到四十岁赶紧再嫁了吧。想想我来到这海边城市已二十多年了,那时刚来时多水嫩呀,时光催人老呀。”

郑雅丽说:“不急,我好不容易回到未嫁时的生活,不想被人打扰。结婚只是对男人有好处,有人做饭洗衣,有人替他服侍他的父母。而女人起早贪黑,忙忙碌碌,忘了梳妆打扮,没有了自己的个性。我现在要以最阳光的形象出现在大家面前,我郑雅丽是打不垮的。如今蓓蓓上高中了,不在家住宿,我有了自由的空间。刚离婚那阵子,我得照顾女儿,强装笑颜,我得上班,假装从容。多少次我想给刘国庆打电话,多少次又浇灭这个念头,我想忘记过去,可一幕幕往事如影随形……”

郑雅丽对姐姐再次提起她和刘国庆相识的往事,一直唏嘘不已,说世事难料,他们昔日恩爱有加,如今形同陌路。

十八年前的一个周末,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金风送爽。郑雅丽穿着一袭浅绿色的连衣裙,和学画画的小朋友从绘画室走出来,刘国庆早早等在郑雅丽上班的幼儿园门口了。和小朋友告别后,郑雅丽才和刘国庆去河边散步。绿色的水草在水中飘荡,刘国庆轻轻吟道:“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

郑雅丽看着夕阳给水边的绿草镀上了金色,问他:“徐志摩为什么把金柳比喻成新娘?”

刘国庆似乎还沉浸在浪漫的诗歌意境里,沉吟道:“徐志摩是热烈、轻柔、飘逸的浪漫个性,他在英国留学时,深深爱上了林徽因,常和林徽因在康桥约会,林徽因却因他有了妻子张幼仪,就和父亲毅然回国躲避他的追求。他再次到了康桥,物是人非,不见心中爱恋的人,只有康河的水静静地流淌,心中怅然若失,一首浪漫的诗歌就问世了。”

郑雅丽踢着小石头,桂花的香气扑鼻而来,她说:“这首诗感情细腻、含蓄,韵律适合声音抑扬顿挫地朗读。那首《翡冷翠的一夜》把心中的爱表达得淋漓尽致,适合轻吟低唱,对心爱的人轻轻诉说。我更能理解《翡冷翠的一夜》这首诗歌的含义,也更爱这首诗歌。”

刘国庆点头说:“是的,徐志摩写这首诗正身处异国他乡——意大利佛罗伦萨(他称之为翡冷翠),对恋人林徽因的思恋、爱情不为人们理解的痛苦缠绕着他,他犹豫、徘徊,就用口语的形式写下了这首充满艺术魅力的爱情诗歌。口语生动形象,贴近生活,更容易被人接受。”

郑雅丽听着他的男中音沉醉了,刘国庆感叹:“诗中所写的一切就是我的感受,爱一个人就会患得患失,那种情感折磨着我……”

郑雅丽羞涩地说:“徐志摩那么爱她,会爱一辈子吗?因为没有得到,所以爱恋一生。若真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就没有这些忧伤、浪漫的诗歌了。没见过谁为相濡以沫几十年的妻子写过如此动人的诗歌,有人说爱情只是几个月的激情,激情一过,就是在柴米油盐的平淡中度过,相互包容才会白头偕老。”

刘国庆听着郑雅丽的话语,笑了:“你满脑袋想的什么呀?诗歌是在一定的意境下完成的,也许平淡的烟火气息中写不出浪漫的诗歌,这可不能怪诗人不爱妻子哟。”

郑雅丽神情犹豫,说:“浪漫只是恋爱时的专利,结婚了,女人面对的是做不完的家务,理不断的人情往来。我们同事就感叹还是做姑娘好,回到家就可吃妈妈做好的饭菜,像公主一样十指不沾阳春水。”

刘国庆对她的犹豫神情一阵怜爱,说:“嫁给我吧,以后我朗读诗歌给你听,我会延续爱情中的浪漫。你不是最喜欢诗歌《翡冷翠的一夜》吗?我们以后一起朗读,在时光中一起变老。以后我们去欧洲城市佛罗伦萨——翡冷翠,看看徐志摩创作那首诗歌的浪漫城市。”

郑雅丽看着刘国庆说:“那我先考考你,看看你能过关吧。问你一个老掉牙的问题,如果我和你妈同时落水,你先救谁?”

刘国庆面露难色,沉默了一会儿,说:“可以不回答吗?这太难回答了,你们两个都是我心中最爱的人,丢下谁都舍不得。”

郑雅丽乐了:“考试通过,你回答得很好。这种考验人性的问题在生活中出现得越少越好,我心里真想听到你说先救我,可这样太残酷了,生你养你的母亲怎么能舍弃?我不想听谎话。”

刘国庆心里一阵轻松,说:“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听了不高兴呢。雅丽,你太善良了,我今生非你不娶。”

郑雅丽脸上一抹红晕,轻声说:“我不是善良,我不想生活中有这样的选择。同事说自古婆媳难相处,有的婆媳斗得你死我活,让男人夹在中间为难。我不喜欢家庭中有这样的战争,家是温馨的港湾,是温暖的安乐窝。”

刘国庆说:“我就喜欢你这一点,温文尔雅,不咄咄逼人,我妈一定会喜欢你的。放假去我家吧,我要让她惊喜,我找到了温柔善良的女朋友。”

郑雅丽立刻回绝说:“不去,我妈都还不知道我俩的事儿,怎么能轻易去你家?”

刘国庆惊讶地说:“怎么这么决绝地回答我?刚才还温柔似水,一下子给我泼瓢冷水,我的心里哇凉哇凉的,你这语气简直是六月天飘雪的感觉呀。”

郑雅丽娇嗔道:“别夸张,这是原则问题,我妈说了没经父母同意,不要擅自去男孩家里,这是家规。”

刘国庆说:“天啊,未来岳母娘怎么这么严格?我得见见她,留个好印象,她别到时像王母娘娘一样棒打鸳鸯,让你我变成牛郎织女,只能一年一度来个鹊桥仙会。”

郑雅丽笑了:“谁是你未来的岳母娘?八字还没一撇呢,你真逗!不过,我妈还没有王母娘娘那样专横跋扈,她只是要我学会保护自己,不要轻易去男孩家里。”

刘国庆说:“你妈是对的,向未来的岳母娘致敬!我一定遵从你们的家规。”

郑雅丽的矜持抵挡不住刘国庆的热烈追求,二人在一个浪漫的夜晚读着《翡冷翠的一夜》,孤男寡女不能自持,郑雅丽融化在刘国庆的怀抱里,他们不久就奉女成婚了。

郑雅丽是两年前的暑假和刘国庆悄悄办的离婚手续,二人私下协商暂时不让女儿知道。女儿参加夏令营回来就上高中了,住在寄宿学校,周末还得补课,郑雅丽一下子空闲起来。她不用与刘国庆多联系了,惩罚一个人的背叛,不是恨他,而是忘记他。郑雅丽从翡冷翠回来后,下决心慢慢忘记他,她要惩罚他到白头,到地老到天荒。曾经因为爱他,就爱上了诗歌《翡冷翠的一夜》,因为爱他,也爱上了欧洲城市翡冷翠。郑雅丽记得有篇文章有这样的文字:有人说,爱上一座城,是因为城中住着某个喜爱的人。其实不然,爱上一座城,也许为城里的一道生动风景,为一段青梅往事,为一座熟悉的老宅。或许,仅仅为的是这座城。就像爱上一个人,有时候不需要任何理由,没有前因,无关风月,只是爱了。

姐姐郑美丽有意把郑雅丽拉进了自己的朋友群,她要郑雅丽彻底忘掉刘国庆,因为让失恋、离婚的人不再痛苦的最好方法,是开始新的恋情。一天,郑美丽问郑雅丽:“我那姓李的朋友约你了吗?”

郑雅丽说:“约了,我没答应,我不适应和刘国庆之外的男人接触。”

郑美丽说:“他一离婚就结婚了,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娶了比他小了近二十岁的女人,你对他别抱幻想。”

郑雅丽辩解道:“我才不会对他抱有幻想,我是在禁锢的思想中太久,不能接受别的男人。我一走出校门,就被刘国庆追求坠入爱河,我的身子给了他,就没想过这辈子会离开他。情到浓时不能自已,我们甜蜜不到两个月就怀了蓓蓓,我不顾妈的反对匆匆结了婚。妈骂我丢了她的脸,可那晚他抱住我,我脑袋一片空白,就瘫在他怀里了……”

郑美丽叹息:“哎,男人年轻时的冲动,并不代表他真的爱那女人,他只是生理上需要那个女人。男人一到中年有了成绩,离婚时都冠冕堂皇地说妻子不是他的真爱,二人感情不和。”

郑雅丽说:“是呀,离婚时,我内心真舍不得他,看到刘国庆在离婚理由一栏填的是‘没有共同语言,没有感情’。我当时就气冲冲地依样画葫芦写上离婚理由‘没有共同语言,没有感情’。他好无情,一句没有共同语言、没有感情的话就把我们十多年的婚姻画上了句号。”

郑美丽说:“所以我才鼓励你接受别的男人,世上两只脚走路的男人多的是。”

郑雅丽说:“还过一段吧,我最近是有意让自己忙碌,没有时间去回想过去,实际稍有闲暇时,以前的事像放电影一样出现在眼前。”

郑雅丽告诉郑美丽,他们那时多幸福,刘国庆从不在外留宿,在他眼里郑雅丽是他的一切。回想着以前的恩爱,彻底忘掉他真难!

十八年前,二人匆匆结婚后,郑雅丽刚度过蜜月,就回单位上班了。有了自己的小窝,是多么温馨。请产假前,刘国庆若先回家,就做好饭菜等她。随着女儿降临,刘国庆似乎应酬多了,他不经过郑雅丽同意就把提前退休的岳母大人邓慧兰接到家中,要她照顾女儿。邓慧兰白天带刘蓓蓓,一到郑雅丽下班回家,刘蓓蓓就抱着郑雅丽的腿说:“我要妈妈抱。”邓慧兰笑眯眯地看着刘蓓蓓说:“外甥女是鸭儿,孙子是鸡儿,鸭儿养不熟哟,见到妈妈就不要外婆了。”

怎样确诊癫痫病
癫痫病的护理都有什么呢
癫痫的治疗费用大概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