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纪行19:禾木的夜

笔名爱情散文2022-03-30 22:59:450

1.

司机师傅姓赵,我们都称他为赵哥,他没有和我们一起去逛禾木村,而是留在房间里。所以大门没锁,我一推门就开了。

“回来了?”他客套的问我。

“嗯,下雨了,就早点回来了。”我说。

我一看时间,此时才晚上九点十五分,原来我们只走了一个小时,原来在游玩中,时间是过得这么快。

“赵哥以前是来过这里?”

他坐在床上,把手机放下,说,“是啊,司机嘛,十年的开车经验,新疆每一个出名的景点我都去过很多次。”

我有点羡慕,又有点不羡慕。羡慕是因为可以去各大景点游玩,并且同一个景点春夏秋冬四个季节都可以看个遍,不羡慕是因为要开车,同样要坐很长时间都车程,中途还没有睡觉的时间。

所以很多事有得必有失,就看你如何取舍。

我点点头,忽然发现,赵哥的床竟然没有被子,当时我并没有留意。

我问,“被子还没送过来吗?”

“说是一会儿送过来,不急。”

赵哥此时的穿着一件黑色的毛衣,不算厚,我真佩服他的抗冻体质。换做是我,早已躲进被子里不愿出来。

期间我们你问一句我答一句,时不时发出一句感慨。我想问一下他小孩读几年了,学习怎么样,但这是别人的隐私,我无权过问,也想和他讨论一下路上见闻,可是我带动不起来。

他总结了一句,“你和我很像。”

我迷茫了片刻,问道,“是性格吗?”

“诶,都不爱说话,比较沉默,和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都是自己默默的吃饭,默默的旁听。”

我点点头,“嗯,是是是,比较沉默一点。”

一个人的性格很难改变,在各种聚会中,我是话最少的一位。

缘分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在一次普通的旅行中,竟然能够遇到与我性格相同的人,这就是缘分吧。

“老板还没送被子过来吗?”我仍然看到赵哥的床上只有一张床单。

“已经催了,说一会儿送过来。不急。”

我们刚入住的时候,已经催过了,现在已经快过去两个小时了,被子还未送过来。也许是老板在忙吧。

出来旅游,很多时候要多体谅多宽容,不要为了一点点不周到而郁闷或者愤怒。

2.

微信忽然震动,有人艾特我。我一看信息,是广东大妈呼我去吃羊排。而此时,另一位吃羊肉的同伴已经回来十多分钟了。

我差点把这事给忘了!

我回复,[下大雨我就回来了,现在过来。]

答应别人的事,怎么也要去完成。

“赵哥,一起去吃羊排吧。”我礼貌的邀请他。

“不了,吃很多了。”他回答。

自由行嘛,每个人都可以自行安排自己的活动。我穿好鞋,和赵哥借了把伞,撑着伞独自赴约。

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二十五分,天已黑。路灯散发着白色的灯光,照亮整条路,借着灯光,能够看到雨丝斜着落下来。

我走到路上,望着灰色的天空叹了一大口气,欲哭无泪。

在禾木村,是拍星星的好地方。这次旅行,我带了相机、三脚架、遥控器,就是为了能够在禾木村拍出璀璨繁星、迷人的星河,以及梦幻的星轨,可现在一切都成空。

果然,天气会影响旅游的体验感,若是下雨,行走不便、淋湿鞋子衣服不说,光是景色,就已打折扣。

我来到那间羊肉摊的时候,四位大妈已经坐在桌子旁了,头顶的帐篷将雨水完美的挡开。

一小哥将挂在铁架上的羊排取下来,摔在大桌子上。“咚”的一声,我吓了一跳。

这几位大妈的儿女比我还大一两岁,她们可以当我阿姨婶婶了,我是被照顾的一位。

我坐下之后,我们开始闲聊。

我问她们,“你们跳不跳广场舞的?”这个问题比较困惑我。

“我们不跳的。”一位胖一点的大妈回我,“我们的心思在旅游。”

因在同一个群里,所以我能看到他们的微信头像,全是出去旅游时拍的美照。

另一位大妈接着说,“下个月我们要去哈尔滨。”

“旅游吗?”

“是呀,不然呢?你以为去探亲?”大妈说。

“你们退休了吗?”我问。

“不退休怎么有时间来旅游?”

等我退休了,我也要像她们那样,到处去旅游,去没见过的地方看一看,见一见外面的世界。其实也不用等退休,我现在就是在旅游,只是会一直延续到走不动为止。

我们用粤语交谈,特别有亲切感,就好像大家是聚在广东街头的大排档吃宵夜一样,周围是吵闹的人群,碳炉上烤着各种食物,“滋滋滋”,烧烤小哥在勤快的翻转着碳炉上的美食,这场景是熟悉的。

“你做什么工作的?”

我说,“我当老师的,已经工作一年了,所以才有积蓄和时间出来旅游。”

“当老师,那很好啊,寒暑假可以去旅游,还没退休就可以把全国走遍了。”

“希望吧。”

等结了婚,有了家庭,生儿育女,孩子还没长大的话,别说旅游了,连属于自己的时间都没有。

“有女朋友没?”

??真是想到什么来什么。

“还没有,不急。”

胖一点的大妈指着另一位长发大妈说,“她女儿今年大学毕业,要不要介绍给你?”

……

羊排端了上来,新鲜出炉的羊排,虽然是切好的,但是小哥很贴心的摆回成羊排的形状,我们拿起筷子一块一块夹着吃。

我很难想象,如果不用筷子夹着吃的话,大家坐在露天座位上,每人用手拿着一大块羊排吃是怎样的画面。

“好吃。”我说。

“现烤的,当然好吃。”

因是大妈们下的单,所以我不知道多少钱一斤,估计不便宜。

我问了一下价格,“多少钱呀?”

长发大妈回我,“说了请你吃,不用问价钱。”

其实我只是想问一下价钱,做个记录,如果以后有朋友要来,可以给他做一个参考。

我们吃完之后,已经过了晚上十点,因考虑到时间晚了,大家也累了,于是我们不做停留,拿好东西就回去了。

羊肉摊旁边有一间便利店,我回去的路上进去瞧了瞧,问了一双袜子的价钱,竟然是15块。我从没买过这么贵的袜子,或许是这双袜子的材质不同,也许是更加高级。既然无心想买东西,就不多问价钱了。出了店,我赶上大妈们的步伐。

幸好这次我没有走错房间。

3.

我再次回到木屋,司机和同伴盖着被子悠闲的躺在床上玩手机,我问了一句,“你们洗澡了吗?”

同伴说,“太冷了,不洗了。”

傍晚的温度是八摄氏度,现在应该只有六七度了吧。

“那我也不洗了。”我说。

今天我们路上没有去哪个景点,早上八点从福海坐车北上,中午在布尔津县吃个午饭,下午又坐四个多小时的车到禾木村。整个路程,几乎是在车上度过的,没有走长路,也没有出汗。

因为太冷了,没有勇气去洗澡。

因刚刚吃了羊排,口渴,可是木屋里没有电热水壶,于是想去和老板讨热水。

“你们要喝水吗?我去老板装点热水过来。”我问两位大哥。

“不用了吧,我还有矿泉水。”

“嗯?不用了。”

他们二人回答我。

我拿着瓶子走出门外,屋内屋外一个温度,倒不觉得有什么温差。

我过来的时候,厨房的灯没有关,老板和她女儿坐在餐厅的收银台旁。我问了一句,“阿姨,这里有没有热水?”我晃了晃空瓶子。

“有。”我把瓶子给她,她去帮我装热水。

刚刚在和大妈们吃羊排的时候,听大妈说,如果明天早上想额外吃什么,可以提前和老板说,这样明天一早老板才有时间提前煮好。

我问她,“阿姨,是不是可以额外点餐,就是明天的早餐?”

她回答,“嗯,可以。你要吃什么?”

“鸡蛋面吧。”我说。

因为吃晚餐的时候,我看见仓库里有鸡蛋,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点,考虑到此处不比城里繁华,能选择的应该不多,那就不必问太多,只好点了份鸡蛋面。

“你明天早上几点吃?”她问我。

我思考了一会儿,“七点半左右。”

我们六点半在山上看日出,回来路程要半个小时,回到来差不多七点半。告知了进餐时间,老板才好安排时间煮面。

扫二维码付款之后,我拿着热水回了木屋。

我走在栈道上,看着在漆黑的夜幕中从窗户透出来的灯光,我忽然有种想法。

回到木屋,我放下水杯,拿出相机去拍照。

我组装相机镜头的时候,同伴问我,“这么晚还去拍照?”

“是啊,”我说,“拍夜晚的禾木村,应该很好看。”

我想拍出万家灯火的感觉,拍出在灯光的衬托下幽静、与世无争的禾木村。

可惜,再一次事与愿违。

我沿着道路找了一个高地,拿起相机拍照,可是距离不够,即使开了广角,也只能拍到几间屋子,这与我想象中的画面截然不同,再走远一点,又被一个山坡挡住了视线。加上拍出来的木屋比较暗,如果不放大,很难看出那是房舍。又试了一下延长曝光时间,这时的照片一片通亮,灯光已经覆盖了整张画面,十分刺眼。

我需要一个航拍机,代替我飞上空中,俯拍整个禾木村,这样才能拍出灯火阑珊的照片。

我只好随便拍了几张夜景,就回去了。

因明天的日出是在六点半,看日出还要走上观景台,所以我们得六点钟出发,即最迟要五点五十分起床,所以今晚我们很早睡。

夜晚的禾木,十分的宁静,行人已经回到木屋休息,远处做生意的店铺也渐渐收档,热闹的声音已不在。我经过一间木屋的时候,听到从屋内传来的流行歌曲,这份安静让人不忍心打破。

十一点的时候,赵哥已经睡着了,打着轻微的呼噜声,可是房灯还亮着。我过去关了灯,屋内顿时一片黑暗,要不是手机屏幕亮着能够照明,我回床时差点被床脚绊倒。

我调了闹钟,于十一点半入睡。

拍星星拍星轨已经不指望了,至少明早天气给力,让我拍到日出吧。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癫痫的早期症状都是什么呢
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