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栈小说】 天赐

笔名爱情散文诗2022-04-26 11:10:220

天赐,这个名字是他父亲起的,原因很简单,因父母中年得子一根独苗,祈求上苍保佑一家平安。但偏偏事与愿违,老两口好不容易熬到天赐结婚,还没有见到隔辈人,更没有体会到天伦之乐,就先后去世。可祸不单行,不久,天赐又被查出患有皮肤癌。治病的高额费用,很快让他的家庭几近倾家荡产,而天赐的病依然在加重,全身已出现溃烂。医院大夫也只好告诉他已没有治疗价值了。老婆终于经不住考验,和他离了婚。

此时的天赐真是叫天不灵叫地不应啊!现实真的把他推到了绝境。此时,他觉得死是最好的解脱,就在他闪过这一念头的瞬间,他终于流泪了,他同样热爱生活,更渴望幸福啊!此刻的他想得很多很多,当他想起下乡时曾经战斗过的北疆大深林时,那无边的绿海,白雪皑皑......还有如同生父的护林员老马叔......此刻,他是多么留恋那段生活啊!那里应该是他最后的归宿呀!他毅然决定,去那里做做后的诀别。

久违的大深林,一晃8年了,终于又见面了。这里一直是他魂牵梦萦的地方。天赐深情的望着这无边的,自己十分熟悉的大深林,还是那片绿海,依然白雪皑皑。他抚摸着已成材的油松,这可是他下乡当年和马叔一棵棵在那些乱砍乱伐造成的空地亲手补栽的呀!如今小树已成材,他感到莫大的欣慰。此刻,他又想起了和马叔当年住过的茅草屋,应该离这不远,他想着茅屋,更惦记茅草屋的主人是否安在?转而一想,不能啊,我绝不能把我的痛苦带给马叔,那样,对他将是一件十分残忍的事。此刻,他心里是多么的矛盾,多么的痛苦,他忍受着巨大的煎熬,向着茅草屋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向着密林深处---他的最后归宿走去。

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走了多远。他突然隐约听到有人呼救的声音。他寻声走过去,看俩个小伙子哆哆嗦嗦的缩成一团,他们用微弱的声音给天赐讲述情况。原来他们是即将毕业的学生物的大学生,俩人利用假期到深林考察,不料走迷了路,已在这里转了两天了,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再看不到人恐怕今晚都过不去了......天赐望着他们,心想,这么年轻的生命多宝贵呀!想到这,他拿出自己所有的食品递过去并指着自己装衣物的包说:“这包是我的,这包你们拿着吧。”此刻,他把生留给了别人,而自己留下的是百分之百的死路啊!然后,他又凭自己的经验画了一张走出深林的草图给了他们。之后他又编造了自己到前面办事的谎言把两个大学生支走了。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天赐生出一种莫大的成就感。想不到自己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还能做一件这么有益的事情,他开心的笑了,笑的是那么爽朗!

走得远些,再远些,走的让谁也找不到,他一直这样想着。终于,天赐停了下来。他看好了这里的环境,这里是白雪净化的世界,冰清玉洁,远离尘世纷争,蓦地,他觉得有些释怀。他用含泪的眼睛做最后的告别,树亦有情,不停地摇摆着牵着他的衣襟,好像对他做最后的挽留;天亦有情,突然间下起了大雪,而且越下越大......他静静的躺在绵绵的白雪之上,是那样的安详,那样的了无牵挂,他闭上了眼睛,冥冥之中,他觉得自己盖着厚厚的被子香甜的睡着了......

一个月后,马叔在巡查树林时,首先是他的爱犬发现了埋在雪里的天赐,扒出后已是一具僵硬的尸体。惊奇悲痛之余,马叔拿出他的看家本领,做最后的努力。马叔用雪反复揉搓天赐的身体,逐渐,僵硬的身体变软了,渐渐地看到的血色,天赐神奇地睁开了眼睛,最神的是,他那溃烂的皮肤已退掉长出了一身嫩白的肉,而且癌细胞也全部消失了,天赐又成了完全健康的人。

以后,人们在那茂密的深林里,时常看见雪地上有三趟脚印,一趟是马叔的;一趟是爱犬的;还有一趟那是天赐的......

癫痫发作有什么表现
假性癫痫病能治好吗
癫痫病哪种治疗方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