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栈连载小说】红尘孽债:梧桐巷 六十二

笔名经典语录2022-04-26 11:35:360

六十二章

蔡伯杰感到事态的严重性,认为这样简单的阻止女儿的爱情会带来严重的后果。他不忍心女儿承受那么大的痛苦,便心软了下来。不久又劝导妻子,我们做父母的要开明,要正确引导孩子。孩子已经“大四”了,相信她能够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丈夫的让步,更加引起巧巧的恐慌。

万般无奈,周巧巧决定亲自出面,单独找吴明谈一次。

“嘟,嘟,嘟……”吴明的手机响个不停。

“您好,我是吴明,您是哪位?”

“我是你周阿姨,吴明吗?”

“周阿姨,你好,我是吴明,有什么事吗?”

“我想单独和你谈谈,晚上7点半在鸟巢咖啡馆等你。”

“好的,周阿姨,我准时到,谢谢阿姨。”

晚上7点半,鸟巢咖啡馆梦幻厅里,灯光柔和,音乐委婉,周巧巧面对儿子,满肚子的话却说不出来。巨大的隐痛,情感的煎熬,满眼的泪水流入心间。

沉默许久,巧巧终于亮出了自己的观点,非常明确地表示她和楠楠的爸爸坚决反对你与楠楠之间的爱情。明确表示必须立即停止这种状况,如果再继续下去,将会带来可怕的后果。

说完,巧巧拿出2万元人民币放到桌子上,作为对吴明的补偿。

吴明误解了巧巧的意思,也不可能了解她的内心世界,认为这是富贵人家对他的歧视,这是在玷污他们纯洁的爱情,是对他人格的侮辱,是在以势压人。

吴明无法接受这位受他尊敬的阿姨的做法,谈话是在对立情绪气氛中结束的。吴明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巧巧的要求,说金钱是买不到纯洁的友谊,权势也阻止不了真正的爱情。

越是焦虑,就越会出昏招,这是欲速则不达最典型的表现,巧巧更加恐慌不安了。

怎么办?唯一的办法就是看死楠楠,不给他们接触的机会。每天晚上她都要等到女儿回家,才放心地睡觉。楠楠稍迟一点到家,她不是电话,就是开车去接,弄得自己身心疲惫,女儿怨声载道。

一天,楠楠回家对妈妈说,马上要外出实习半年。巧巧的心顿时悬了起来,在外地的楠楠能够约束住自己吗?

“到哪里实习啊,楠楠?”

“到徐州。”

“吴明也到徐州吗?”

“是的,妈妈。”

“为什么要选择徐州,在苏州不是很好吗?靠近家生活上方便多了。”

“我想通过实习,进一步了解苏北,也可以进一步了解吴明啊。”

听了女儿一番话,巧巧感觉到事态发展得更加严重,好像一座大厦即将坍塌,下面坐着的就是毫无危机感的女儿和儿子。看来不摊牌是不行了。

就在吴明和楠楠准备去徐州实习的前几天,巧巧又一次单独找吴明谈了一次话。

在鸟巢咖啡馆忘情厅里,灯光灰暗,寂静无声,巧巧哭着讲出了自己22年前那段难以启齿的往事。

痛苦的泪水流出有两个渠道,一是流向眼睛,一是流向心灵。不同的渠道,会有不同的颜色,流向心灵的是红色,流向眼睛的是白色。

今天巧巧的泪水不仅流到了眼睛,也流到了心灵。

吴明被突如其来的身世弄懵了,眼泪汪汪的周院长难道是自己的亲生母亲,难怪她每次看我的眼神都那么亲切,每次见面总要问这问那,关心备至。怪不得同学都说我们不像恋人,倒像亲兄妹;怪不得平安镇的妈对我特别的好,从来就没有打骂过;怪不得全家人对我总是格外的照顾,每次我与小弟发生争执,家人都偏向我;怪不得二姐总是特别地护着我;怪不得我只比小弟大一岁,实际只有6个月;怪不得……原来是这样啊。

可是,我这些身世怎么没有任何人说呢,家人的面孔一个又一个出现在眼前,他们是那么可亲可敬。家中的妈妈是那么亲和、恬静、慈祥和端庄,她的淳朴、善良、勤劳的品德又一次展现在眼前。可是面对周阿姨——生母,是这么的年轻、美丽、时尚和优雅,她的风度、神情、气质,好像无法取代妈妈形象,也无法和爸爸联系在一起,这是真的吗?

吴明疑惑不决,用一种将信将疑的眼神看着巧巧,虽然未置可否,总透析出怀疑的神色。巧巧大概看出了儿子的疑惑,最后说:“孩子你不要怨恨妈妈,妈妈这么多年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你,在为你担心。儿子是妈妈的心头肉,妈为了你不知流了多少泪,现在我们终于团圆了。

“孩子,妈还想求你一件事,妈妈现在还不能公开认你。妈已经建立了新的家庭,这一切他们父女都不知道,特别是你的妹妹,她还小,她不能没有这个家,不能离开妈妈。

“孩子你不要怀疑妈刚才所说这段痛苦的经历,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左臀上有一块紫红的胎记。你的身世可以问你的二姐,不过你不要张扬,也不要悲哀,更不能与现在的妈妈姐姐弟弟离心离德,他们都是你的亲人。你妈是一个极其善良的女人,她有一颗菩萨的心肠,她不仅有着中国妇女传统的美德,而且还有佛家慈悲的胸怀。她对你的疼爱超过对自己的子女,这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如果说我这辈子最感激的是什么人,那就是你妈了。”

“为什么不能问我爸爸呢?”

“我担心你爸忌恨我,担心你们全家忌恨我。你二姐是一个善良而又诚实的女孩,从她对你的关爱上就可以相信,她能客观看待这个问题。

“孩子,妈还要恳求你一件事,我们的关系,你不能告诉任何人,更不能让楠楠知道,妈求你了。妈没能养育你,没有给你应有的母爱,妈向你道歉。”说完巧巧拿出50000块钱。

面对巧巧诚恳的语言和痛苦的表情,吴明相信这是真的,他不怨恨她,也没有理由怨恨任何人。这22年我活的不是很好吗。

他沉默了很久,沉稳的说:“周阿姨,我理解你的处境和做法,我不会怨恨任何人的。我会处理好与楠楠的关系,也不会干扰你们的生活。这钱我不能拿。我有自己的家。”他说完毅然决然离开鸟巢咖啡馆。

当吴明离开咖啡馆的时候,巧巧心上的一块石头落地了,她如释重负地瘫坐在座位上。吴明走了,好像把她的心摘走了,眼前的儿子却不愿意叫她一声妈妈。

很长时间巧巧才缓过神来,她相信儿子,也很感激儿子。她跌跌爬爬走到门口,天上已经是乌云密布,看不到人影了。忽然一道闪电把天空照亮,儿子的背影出现在前方,随后一声巨大的雷声把她惊醒,雷暴雨倾盆而下。

巧巧急忙开着轿车追赶吴明。

“吴明快上车,雨太大了。”

“不用了。谢谢你让我明白了自己的身世。”

“外面雨大,我送你回校。”

“不用了,谢谢。”吴明说着就离开了街道,走进一个巷子。

巧巧把车子停到路边,迅速从车里冲了出来,可是吴明已经不知去向。

她静静地站在雨中,让雨水和泪水任情流淌,好像这样就可以把她身上所有的悔恨冲走,把多年来的包袱冲走,把压在心上的石头冲走,这是一场心雨,一场久违的心雨。

全身湿透的巧巧回到了家。女儿关心地问,妈妈,你不是带车子的吗,怎么湿成这样?巧巧带着如释重负又爱莫能助,找到了亲人又远离了亲人的复杂心情走进了卧室。

雨后天晴,楠楠觉得太阳更加红了,天空更加晴朗了,可是吴明却认为天上多了一个月亮。

不久吴明突然改变了主意,留在苏州实习,楠楠毅然到了徐州。

实习结束后,楠楠发觉吴明和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尽管他还是那么关心她,爱护她,却不是情人的那种心爱,更多的像一个哥哥对妹妹的关爱。

毕业后,楠楠在家人的帮助下,留在苏州工作。吴明则主动要求到苏北工作了。此后,不管楠楠怎么追求,吴明始终以一个哥哥姿态与她交往。

后来大弟弟结婚了,楠楠大哭一场。她怎么也弄不明白吴明为什么变得如此冷淡无情,如此背信弃义,莫名其妙的改变了承诺,如此绝情无义,毫无来由的抛弃了她。

面对女儿的痛苦,巧巧同样受到了煎熬,她何偿不想女儿生活得幸福美满?可是她不能揭开这个秘密,一旦这个谜底被揭开,痛苦的不是楠楠一人,可能就是三人了。

佛教有一条戒律,就是不打妄语。可是世上有几个能做到不打妄语的人?老师对成绩不好的学生会说,这孩子很聪明,就是注意力不集中;医生对癌症患者会说,病情稳定,要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母亲对好哭泣孩子会说,狼来了;上级对下级会说,好好干,组织相信你;师父对徒弟会说,这是我绝密技术,你要保密等等。我们全家在大弟弟的身世上都打了妄语,看来妄语有两种,一种是善意的妄语,一种是恶意的妄语,就看你说哪一种了。

癫痫发作原因通常有几种
云南小孩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去兰州哪个医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