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黑子(小说)

笔名民间故事2022-04-30 11:36:370

太阳升起来了,唤醒了沉睡中的村庄。村庄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柳林湾。柳林湾坐落在豫东的大平原上,柳林湾土壤肥沃,一条小河从村西头蜿蜒流过村东,一年四季里,河水不断,如一条白练缠绕在古老村庄的胸膛里,滋养着世代生活在村庄里的人们。一条省道,紧邻村庄的西边,南北贯通,伸向远方,为村里人的出行提供了便利的交通。

在省道宽阔的柏油路面上,一辆辆四轮拖拉机,三轮机动车,尽兴地奔跑着,车厢里装载着满车的蔬菜,瓜果,这些车辆的目的地是紧邻省道边的一个农贸大市场。大市场里,早已停有不少等待拉菜和瓜果的车辆,在天不明时,就有不少车辆匆匆地赶过来了,看车牌子有鲁,湘,鄂,更远的还有闽,浙一带的。在远近客商焦急的期盼和眼神里,四轮拖拉机,机动三轮车,载着满车的蔬菜瓜果终于来到了,很多客商们的脸,马上由阴天变成了灿烂的晴天。接着,一辆辆拉满蔬菜和瓜果的车辆,缓缓地开到了市场里的大地磅上,又慢慢地开下来,紧接着又是下一辆。安静了一夜的农贸大市场,又开始了新的一天的喧闹。

大市场的名字叫柳林湾鸿运农贸交易市场,市场的主办方是柳林湾鸿运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公司的负责人叫柳运才,小名叫黑子。在大家的印象里,黑子长的廋高,瓜子脸,一双明亮而有神的眼睛,皮肤有点黑,他的小名可能由此而来吧。提起柳运才,平日里叫的人不多,有的乡亲们一时还显得有些生疏,方圆十里八乡的人,提起黑子,没有不知道的。黑子,近些年来,带动乡亲们开展蔬菜,瓜果大棚种植,使乡亲们走上了一条公司加农户的致富之路。黑子,还是一个头上环绕着多道光环的人,代表村里参加了全乡致富模范带头人的表彰大会,进而被乡里推荐参加了县里的农业致富先进标兵的表彰会。每次表彰会,黑子都是披红戴花,省市电台全程录像报道,不少纸媒在省市级报纸上都宣传着他的事迹,黑子本来是当地的一位名人,现在,黑子的好名声传的更远了。所有了解黑子的人,都会伸出大拇指赞赏他一番,可知道他经历的人,都说他是一个思想前卫,敢想敢干,思路敏捷,不向命运屈服和低头的人。其实,人有的时候,没有谁能说的清楚自己的命运到底是什么样的,也许,真正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就如同黑子一样。

时光的转轴,回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

那时候,改革的春风已经吹遍了全国,国家的经济发展形势和劲头,像一列高速飞驰的列车滚滚向前。改革的大潮一浪高过一浪,扑向了充满盎然生机的中原大地,扑向了一个美丽的村庄—柳林湾。柳林湾,一个耐不住寂寞的村庄,最主要的是有一个耐不住寂寞和贫穷的人,他就是柳运才,小名叫黑子的人。黑子,一个刚刚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家里弟兄三个,他在家排行第三,他的祖辈们,连同他的父辈,都是世代生活在柳林湾的本分的庄稼人,两个哥哥和他都成了家,日子过得虽然还不富裕,但也能维持温饱。

柳林湾村旁的省道直通乡镇,一个五十来岁的人,骑着一辆半旧的永久牌自行车,嘴里哼着小曲,向柳林湾的方向而来,他就是柳林湾的老支书柳成林。柳成林刚从乡里开会回来,柳林湾离乡里六七公里远呢,柳成林到家时已经正午。一回到家,他就催着老婆赶紧做饭,他匆匆地吃过饭后,就来到村委会的会议室,召集村两委班子开会。开会的人,是村主任柳大栓负责通知的。平时,村里只要有事,他通过村中心那棵大柳树上的大喇叭吆喝几声,村里人很快就聚集在了一起。在会上,柳成林向两委班子成员传达了乡里的会议精神,会议的主要精神是鼓励各村发展种植和养殖专业户,想法设法让农民尽快富裕起来,每村选一两户人家,选择适合自身发展的项目,然后由点到面,带动更多的人富起来。从中央到地方,下发的有文件精神,各级农村信用社负责拨付资金,专款专用。换句话说,信用社就是扶持各村种植和养殖专业户的资金主渠道。柳成林说:“乡里的这次会议开得急,催得紧,三天时间就要确定下来专业户的名单来。”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小声议论起来,“人选不是那么好确定吧?”村主任柳大栓说。柳成林也感到有一定的压力感,说道:“现在的村里人,思想还保守,过惯了安稳的日子,专业户是一个新生的事物,不要说别人,连我在乡里开会时,不少的村支书都接受不了,还要贷信用社的款,咱们老辈人没有人喜欢给信用社打交道的,穷是穷,也不能贷款过日子不是,况且,谁也无法预料结果怎么样呢。”大伙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了老半天,也没有最终想出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合适的人选一时也没有想上来。“上级的任务,不干又不行,都各自回去,在组里问问吧,找找合适的人选。”柳支书做了最后的总结。会就这样散场了。

柳成林愁眉不展,他背着手,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合适的人,正苦思冥想的时候,迎头碰上了黑子。看见黑子,柳成林眼前一亮,在柳成林的印象里,他知道黑子,这小子,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呀,他想起了过往里,黑子的往事。在柳成林的眼里,黑子是一个聪明的娃,虽然只有初中毕业,那是因为黑子家里穷,弟兄们又多,黑子才没能上高中的,黑子因为没能如愿上高中,圆自己的大学梦想,为此,在家里难过了好一阵子呢。柳成林家离黑子家不远,时不时的,路过黑子家门前时,隔着黑子家的小土墙,他经常看见黑子坐在院子里,手里拿着书看,他知道黑子是心里不甘呢。按辈分黑子叫柳成林叔叔,黑子也看见了柳成林,热情地和他打着招呼。柳成林对他说:“黑子,吃过晚饭来叔家,给你说个事。”“好啊!吃过饭就去。”黑子回答道。黑子心里想:“找我有什么事呢。”黑子的心里想不明白。悄然改变黑子和全村人命运的时刻就要到来了,该来的终会来的,如同季节的转换,冬天过后,必将迎来温暖的春天。

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里,三间正房是瓦房,靠东墙两间陪房,其中一间是厨房,另一间储藏粮食,放一些杂物。院落里,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悠闲地坐在一棵桐树下,旁边放着一张小木桌,两个小凳子,小木桌上放着茶水,好像要等什么人似的。这就是柳成林的家,柳林湾里很普通的一户人家。刚放下饭碗的柳成林,就听见了黑子的喊声,黑子如约来到了他家。眼下正值夏季的时候,一两句客套话后,两人就在他家当院的木桌旁坐了下来。黑子随手递给柳成林一根烟,柳成林也不客气,点燃起来。“黑子,成家了,心里有啥想法没?”柳成林问他。“想啥呢,都几亩地,也刨不出金子来,就是想干点啥,腰里没子,想也白搭。”黑子回答着老柳的话,随即唉叹一声,显得很无奈。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夏天的风吹进小院里来,夹着一点热气,吹到人的身上来,还是能感觉到一些丝丝的凉爽来。柳成林也不再卖什么关子了,就如实给黑子把白天开会的事情说了一遍,黑子的眼睛在黑夜里一下子闪着亮光,如同一个久渴的人,遇到了甘甜的泉水一样。“叔,我愿意干,前一段时间,在南方做生意的表哥给我来信,说他在那里开了一个蔬菜批发门市部,一年四季新鲜蔬菜不断,要我去给他帮忙,我正寻思着呢,我不去了,咱自己种植大棚蔬菜,卖给他们南方人,肯定行的。”黑子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一点犹豫,好像已经考虑很久了一样。黑子的话,老柳一听,在他的意料之内,又似乎在意料之外,可老柳的心里还是乐了。天上的月亮洒下明亮的光辉,点点繁星,在夜空中不时地眨着眼睛。夜已经很深了,村子一片静寂,远处隐隐传来小河边的蛙鸣声,黑子和老柳却还在畅谈着,从院里子又挪到屋内。一翻长谈下来,老柳对黑子有了进一步的了解,黑子就是黑子呀,有头脑啊,这是老柳的心里话。

其实,前一阵子,黑子就去镇子上的书店里买了几本有关大棚种植的书籍,没事的时候,他就坐在院子里琢磨,都是他表哥的来信震动了他的心。他思来想去的,觉得自己刚成家,没有什么经济基础,想干大棚种植,一来需要的是技术,二来是钱的问题。技术可以看书学习,在实践中钻研,这钱可是硬头货,搞大棚种植,投资起来可不是小数目,家里的经济条件就这样,想搞大棚种植,对黑子来说,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罢了。很大的原因就是缺钱,钱的问题,成为了他干事创业的拦路虎。黑子就像一头被困的雄狮,虽然醒着,却一点也威风不起来。在无可奈何的时候,老支书给他送来了及时雨呀,黑子的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随后,黑子和另一位乡亲在村里的推荐下,参加了县农业局组织的大棚种植相关技术培训,听课的地点在县大礼堂里,讲课的人是县农业局从省里请来的,听说是某大学的农业专家,在大棚种植方面很有研究。培训课上,黑子在认真地做着笔记,生怕遗漏掉一点什么。培训会上,不少像黑子一样的人,向专家提出了不少疑问,专家总是耐心地答疑解惑,培训会的课堂气氛显得很活跃。在参加培训的日子里,从内心来说,黑子觉得很有收获,黑子在大棚蔬菜种植方面的信心倍增,劲头更足了。在他的面前,好像一座新落成的大棚已经映入了他渴望的眼神里一样。

看来,农业,农村,农民的问题,这个从上到下都受到重视和关注的“三农”问题,已经提上了议事和发展的日程上,广大农民朋友的春天已经来了,这股春天的风已经吹遍了各个角落,当然,也含有这个柳林湾。

夏季已经过去,秋天悄然而至。黑子的心情,从来没有这么好过,他的心情轻松起来了。他高兴地来到了家乡的田野里,站在田埂上,迎着轻柔的风,放眼望去,田野里,呈现出一片片迷人的色彩,散发着秋天即将成熟的韵味。玉米的疯长,金色豆苗弥漫眼前,小尖辣椒随风摇摆,芝麻开花节节高,那旺长的红薯叶下面,地缝都裂开了,隐藏着甘甜的地瓜,到处是一番即将丰收的景色。望着家乡的田野,黑子已然陶醉其间,在他的心里,生养他的家乡一直都是美丽的,他深爱着脚下的土地,脚下的这片土地,就是养育他和家乡人的命根子,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要让家乡变得更加美好。是啊,人的一生如同四季一样,我们走过童年,少不更事,豪气青年,稳重成熟的中年,事业的辉煌,祈望安然度过的老年。无论何时,无论我们身处何方,我们依然不能等待大自然的馈赠,相信一份辛劳才会有一份收获!黑子还不知道他究竟能有多大的收获,他愿意全身心地去尝试。就如小马过河,河水的深浅,只有亲自去趟,才能真正知道深浅。

初冬时节,在黑子的承包田里,一座宽敞明亮的塑料大棚已经搭建起来了。大棚的建成,给黑子带来了脱离贫穷和发家致富的希望。老支书亲自点燃了给大棚加温时火道里的干柴,大棚里的温度很快就上来了,里面种植着常见的茄苗,辣椒,西红柿,还有黄瓜。万事开头难,黑子在小心翼翼中,在大棚里和妻子一起干着活,他们一会给茄苗培培土,一会又给有些松口的铁丝紧一下,大棚顶部的塑料布上的小水滴不时地滴下来,滴到黑子的头上,脖子里,微微地,有点凉凉的感觉,黑子一点也不在意这些。不时地,还有来看新鲜的人过来,当然,更多的是期待黑子能有所收获,等他积累经验后,和他一起发家,希望过上好日子的村里人。他们在黑子的大棚里谈笑风声,和黑子一起感受着大棚里的暖意,诉说着各自心里对未来美好的愿景。黑子大棚里的蔬菜,在他们夫妻精心的种植下,在人们的期待中开了花,结了果,不久就开始采摘了。由于量小,黑子就拉到了市场上去卖,在冬季乡村的集市里,黑子种植的各类蔬菜摆在菜市场里,犹如一道亮丽的风景,呈现在人们的面前,开阔着乡亲们的视野。那时候,乡亲们的日子尽管还不算富裕,买一点尝尝鲜味的钱还是有的,对黑子来说,尽管价格没有预想的那么高,销售上还不是问题。两年时间下来,黑子就还清了信用社的贷款。

又是一年冬天到,这年的冬天,好像特别地冷一些,突然来临的一场暴雪,令人猝不及防。黑子的蔬菜大棚,在纷纷扬扬的一场大雪中被压塌了,尽管黑子担心的一夜没有入睡,该来的还是来了。黑子赶忙叫来不少的乡亲及时补救,但棚里的蔬菜由于低温的影响,大都慢慢地枯萎了,无情地大雪,那样无情地覆盖了黑子的心。黑子的心情和日子才算刚刚好一点,人算不如天算啊!在自然灾害面前,有时候,人就是那样的渺小和无能为力。一时间,黑子好像霜打的茄子一样,低着头想着谁也不知道的心事。也许,黑子在埋怨着命运的不公,农民致富的路显得那么难,辛勤洒下的汗水,一夜之间就付之东流。夜深人静的时候,面对透过窗子的月光,黑子流下了酸楚而倔强的泪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啊。柳成林不断给黑子打气,说村里还有一些余钱先让他用着,他再给信用社说说,申请一些贷款,大棚蔬菜还是要种的,不少乡亲们也伸出了援助之手,这些都让黑子的心感受到了无边的温暖。众人添柴火焰高啊!这个冬天,在黑子的心里,感觉有些不太冷了。好在黑子已经积累了一些种植经验,乡里的技术员也过来了,在村里人的帮助下,黑子度过了暂时的难关。黑子没有被困难压垮,在乡亲们的眼里,黑子就是黑子,一个性格坚强的黑子,顶天立地的黑子。

有啥治疗癫痫的偏方吗
癫痫病人的饮食护理
癜痫发作如何治疗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