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筐篼】花,凋谢(短篇小说)

笔名亲情散文2022-04-26 11:11:150

2012年8月4日,下午14:23分,女儿辰辰在经历了一场车祸,一台小手术后终于顺产诞生。

车祸发生的瞬间,我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头撞到挡风玻璃上时,我心想,完了,我可怜的末初世的孩子。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司机一脚刹车踩到底,只造成轻度追尾,被追尾车主还算明理,听说是送孕妇去医院,就答应事故稍后处理,送我入院要紧。或许是车祸让我心有余悸,阵痛的厉害,入院后医生检查完就立即送进了急救产房。许是我紧张,害怕、恐惧过度,孩子卡在宫口怎么也生产不下来了,在医生一遍又一遍的吩咐我,放轻松,吸气,呼气,用力生产无结果后,医生彻底的着急了,似乎是咆哮的吼道:“你用力生啊,在这样下去你的孩子就没有了啊!”惊的我出了一生冷汗,瞬间眼泪溢满整个眼眶,害怕、紧张,恐惧、无助,脆弱,错不及防的将我打入崩溃的边缘,我想嚎啕大哭,哭出自已的孤独与无助,恐惧与惊慌。我无助的看着洁白的天花板,我告诉自已要坚强,我并不是一个人,老公就守护在产房门外,等待着我和我们的孩子。我咬牙告诉自已,你行的,坚持不放弃,给孩子一个机会,也给自已一个机会,下定决心后,我告诉医生,请你帮我,再试一次,如果还不行,请您抛腹产,取出孩子。医生疑重的答应了,吩咐医护人员准备手术,自己离开了产房大约两分钟后,医生再次出现,我听到哗啦的关门声,隐约还夹杂着老公急切的声音:“如果有危险,先救大人,救我老婆……”

当医生再一次站到我的身边时,我用手轻抚凹凸的小腹,我突然镇定了许多,等待再一次的阵痛来临。有护土在一旁提醒我,该如何运气,吸气,呼气,用力?我发现自己竟然正按照护士说的再做,而且没有出错。忽然又一阵疼痛来袭,我微调整了下自已笨重的身体,两腿屈膝,两手紧握床侧扶手,然后易然平静的闭上了眼睛,剧痛传来时,我听见自已倒吸了一口气,接着耳边传来医生焦急的声音,用力!在用力!快点用力啊!我感觉自已好累好累,我想睡觉,我太累了。可是小腹胀痛的我很难受,真的,不舒服极了,所以我就狠狠的踹了一脚,像是要踢开这种不适,迷糊中隐约听到一个急切的声音“快压住她的腿,孩子头出来了,宫口太小。”我一个激灵就清醒了,同时,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袭来,我听见了自已撕哑的喊声,与此同时一股温热的暖流倾泄而下,腹间空适舒服极了,片刻一阵婴啼传来,我激动的抬头探寻,医生告诉我:“恭喜你,是个千金。”

我听见了自已和乐的笑声,眼睛追逐着婴儿,看着医生剪掉脐带,护士擦着婴儿身上的血污,洗澡,穿衣服,量身高,称体重,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看着。护土每检查一样,都很细心微笑着告诉我:“你的宝宝体重3·1公斤,身长48公分······。”护士检查完,将孩子抱到我的眼前,一张小脸粉嘟嘟的,嫩嫩的,可爱极了,尤其正试图睁开眼睛,一闭一合之间,就像一个灵动的洋娃娃,我想伸手去抱,可医生微笑着拒绝了。“孩子先交给你老公抱了,现在要开始给你处理伤口了。”

看着护士将孩子抱给老公,悬着的心突然就放了下来,无比的轻松,好像压在心上的一块大石移走了般,睡意渐渐来袭,眼皮渐渐沉重,鼻息有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有不明物的液体淋在身上,凉爽,舒适极了。意识渐渐松懈,却忽然觉得自已身体在不停的颤抖,如浮风中的杨柳在微风中轻颤,两条腿如贯了铅般沉重,恐惧来袭,我狠狠的踹了一脚,想把这不安和恐惧一脚踹离,晃忽中有一个急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快,压住她的腿脚”。

我想睁开眼,看个究竟,可是眼皮沉重的,怎么也掀不开,迷糊中发现一个白衣天使在向我微笑着招手,胳膊上传来一丝刺痛,我哽咽了下,有东西塞进了鼻孔,下意识里深吸了一口气立刻一股清醒的气息充满整个大脑与心肺,意识逐渐回拢,发现许多医生和护士正围着我,身下有温热的粘湿,不舒服极了。“我这是怎么了?”我听见自已撕哑的声音。医生轻声细语的安慰道:“没事了,在缝合伤口的,马上就好了,再坚持坚持。”

不知道过了多久,许有一个世纪那么久吧,我瞪眼看着透明的液体一滴一滴的流进我的身体,身体传来一阵阵的刺痛,疼的我呲牙咧嘴,深呼一口气,有清新的氧气立刻进入肺腑,代替了阵阵疼痛,如此三番两次,两次三番的,到最后己麻木的失去了知觉,忘记了疼痛,清醒的感受着。

从产房出来,老公抱着孩子就堵在产房门口,焦急的问道:“怎么样了,咋这么久?”我疲倦的望着热泪盈眶的老公,微弱的告诉他:“我很好。”后来老公告诉我,他抱着女儿在产房外,等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

转入住院部后,同病房的还有一位年近四十多岁的妇女杨嫂,与三天前剖腹产下一名男婴,算是夫妇俩的老来子,同陪产伺候的还有妇女娘家的妹妹。他们热情的跟我和老公打招呼,许是都生产孩子的缘故,说到关于孩子的话题就格外的亲切热忱。刚入院麻烦事情格外的多,老公一个人里里外外的忙着,女儿躺在我身边,我小心翼翼的看护着,累到极致的我,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担心自已睡着了,有人偷抱走孩子。杨哥夫妇看在眼里,时不时的帮衬着。

等到一切安顿好,己是华灯初上。一夜沉睡,再醒来时,已是第二日清晨,被一阵喧哗的吵杂声惊醒,同病房又住进了一名产妇英子。

清晨的病房一下热闹了起来,英子的进住使得病房捅挤起来,英子的婆婆抱着孩子最先进来,一袭米黄间黑色的小碎印花长裙,高贵而典雅,气质华丽而出众,年约五旬,站在一旁很淡定的指挥着护士整理床铺,很娴熟的按排英子上床休息,待英子在病房安顿好了,又很贴心的将宝宝放在英子的身边,细心周到的教英子怎样喂母乳,婆媳俩人一起侍弄着孩子,喂宝宝吸吮第一口母乳。那画面真的是很温馨和谐,让我心生一丝羡慕。

不一刻,英子的父母拎着大包小包的出现在病房里,病房再次沸腾了,英子的父母都是乡下人,憨厚实在而纯朴。英子的娘家妈妈是个大嗓门,脚刚踏进门槛就嚷嚷着:“亲家母啊,快让我看看我的大外孙子哟!”一肩垮着包,左手挎着个大篮子,右手拎着一只老母鸡。风风火火的就闯了进来,左手篮子顺手就递给了打招呼的亲家公,右手拎着的老母鸡弯腰往桌脚一扔,老母鸡得了自由,拍着膀子,“咯咯”的叫了个欢实,英子的娘家妈妈也不理,在大腿上拍了拍手,又捞了后衣襟抹抹手,小心翼翼的接过孩子抱在怀里,害怕一不小心弄碎了似的,那谨慎小心的模样,让我在一旁观来从心底里发出一阵欢笑。

反观英子的老公,却是消闲自在的多了,不是逗逗儿子,就是拿着手机在一旁讲电话,不论谁的电话,开场白肯定是“我当爸爸了,是儿子哦。”那是初为人父的发自内心的喜悦。时不时的捧着相机给宝宝拍几张照片,俨然和老公是一个德行,不一会两个大男人就熟络了起来,抱着孩子互相逗弄,不时拍几张照片,这个你家女儿好漂亮,那个你家儿子很帅,两个大男人脸上都乐开了花。

一上午,病房就没有安静过,英子的同事、朋友、亲人,以及英子老公的同事、朋友、亲人陆陆续续,走马观花似的都相继来探望产妇和孩子,自然是备足了红包和礼物来的。英子的婆婆在一旁细心周到的招呼着客人,自是乐的无法合拢嘴的。靠近中午时,英子的婆婆自然的安排了儿子开车载着一并亲戚离开,自己留下照顾英子,又是叮嘱英子的娘家妈妈回自家给儿媳做月子饭,英子的娘家妈妈自是很高兴的去了,两手拎着她的大包和老母鸡第一个就去了,英子的婆婆还在一边叮咛着自己的老公,要到菜市场买一些催奶的食物:鲫鱼、木瓜、花生、猪脚啥的,炖汤。

待众人离开,病房才有片刻的安宁,老公出去帮我安排午餐的事宜,女儿竟有一些哭闹,我自是不方便照顾,拖着笨重的身体,好不容易才发现女儿是开始排便了,英子的婆婆看在眼里很是好心的帮我打来温水,帮我一起给女儿清洗,换了尿不湿,如此一来二去的,也熟悉了起来,聊的自是孩子的话题,显得格外亲切。英子也在一旁参与了我们的话题,许是都是刚为人母,我和她的话题就明显的多了起来。英子婆婆一句无心的问话:“你生孩子,家里就没其他人来伺候吗?就你们两口子啊?”让我唏嘘不已,却也心平气和的跟她们说起自己的境况,老公家里自是没什么人的,父亲早逝,母亲改嫁。而我父母却与我们相隔千里之外,已是不方便照顾,只辛苦老公一人。自是说起女儿出生前的车祸和生产的艰辛,英子在一旁也是附和,她生产时也是很不容易,侧切的伤口就缝合了七八针,虽然淡淡几句,我们都心照不宣的明白,多辛苦多累经历过了,心中自是清楚的。但所有的辛苦都在孩子诞生的那一刻,在孩子落地的刹那,在孩子一声啼哭的瞬间都化为幸福的甜蜜了。

“打扰了,请问那位是英子小姐?”门外一声清脆的男音打断了我们的话题。

回眸,声音嘎然而止。一腼腆的男孩捧着一束鲜花站在门口,抬头向里张望。那束鲜花照亮了我的眼睛,有玫瑰还有康乃馨,几十束,配上绿油油的叶子,很漂亮。

“我是!”英子招招手说。

“英子小姐,这是您的老公在我们花店给您预订的花。他说,您辛苦了,请您签收!”男孩捧着花竟自走到英子的床前,献上花束。

“谢谢您,祝你早日康复,宝宝健康成长,再见!”英子签了字,接过花束,男孩辞去。

英子抱着大束的鲜花,低头嗅了嗅花香,微闭双眼,陶醉在花香里,沉醉在幸福之中,从花朵里抽出一张花笺,许是写了什么动人的话语,英子乐的笑出了声,又小心仔细的将花笺收进了贴身的衣服兜里,这才将花束抵给了一旁找了玻璃器皿存放的婆婆,英子的婆婆将花放在我和英子床之间的柜子上,离我近了,我仔细的端详了那束花,真是漂亮极了。

这一大束的鲜花,自是衬亮了正个病房,惹来同病房的病友及家属的热议。我和英子邻床而居,自是谈的最多的,我无不羡慕的说:“英子,你老公真浪漫哦!庆祝你做母亲了。”英子乐的在一旁附议。

“这么大一束花要花多少钱哦?”杨嫂是地道的农民,近四十多岁了,自是少了一些浪漫的情趣,愣是在一旁插了一句。

“我那愣儿子就知道乱花钱,一点都不会过日子。”英子的婆婆闻言,乘机说出了自已的不满。一时竟然有些尴尬的气氛,英子在一旁吐了吐头,也不敢吱声。

我只好赶忙出声打圆场:“阿姨,你是含蓄我们哦,你看你儿子多优秀多好啊!能花钱当然就能挣钱了,在说这花也值不了几个钱啊!就是代表了一份心意。知道心疼老婆的男人,肯定对您这当妈妈的更是孝顺贴心了。”

这马屁拍的,我都自觉有些伪心,但父母嘛,自是喜欢人们夸奖赞美自己的儿女了,那是一种自豪的骄傲,英子的婆婆也不例外。听我如此说了,也就不生气了,说起了自已的儿子,也就打开了话匣子,话语间多了一份自豪与骄傲。

说话间已到了午餐时间,英子的老公和她的娘家妈妈拎着大包小盒的,准备了非常丰盛的月子饭。英子一个人吃的不胜唏嘘,多次放下碗筷,都在她婆婆及妈妈的唠叨声里又一次次的捧起碗,直吃到点滴不剩,英子的婆婆在一旁劝道:“这就对了,你现在要好好吃饭,多喝汤,这样奶水才下的快,宝宝才会有奶吃。现在都提倡母乳喂养孩子,母乳对孩子免疫力,抵抗力是最好的。吃奶粉吧,贵且不说,也不安全啊,你看电视新闻上不是很多牌子的奶粉,检验出来不是有三聚氰胺,就是劣质奶粉。”

接下来的两日里,英子是拼了命的吃饭,尤其是经过第一夜的煎熬,英子的儿子一夜哭啼,吸了母乳不一会就开始哭闹,他一个人闹倒是罢了,最无奈的是同病房的三个孩子一起闹,这个哭罢了,那个又开始了,这边还没哄安稳,另一个又开始继续,真是应验了那句话:“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我家辰辰和杨哥家的孩子倒是挺好哄的,吃点奶粉,自是乖乖的睡了,只是听不得有小孩哭闹,无奈英子的儿子就像一个自动留声机似的,哭闹个不停,三个准爸爸就只好抱着孩子到处转悠。直到下半夜,在我的提醒下,英子的老公给孩子加了奶粉喂,才好点。看着三个辛苦带孩子的奶爸,我不尽想起前不久在网络上读到的一首诗歌:

十月怀胎久,一朝鸣呱呱。

眉目几相似,手足时蹈舞。

才忧衣衫薄,又怜未饱腹。

经夜不能寐,自此为人父。

无以嘉名赐,百思不得苦。

遍寻经史集,始恨少读书。

东家赠我衣,西家赠我布。

寒暖相嘘问,关切无重数。

有生唯康健,不在贵与富。

亲爱人之本,浮云莫相逐。

三十无功名,碌碌尘与土。

本身无一是,何以授与汝?

今日襁褓中,嗷嗷待我哺。

他日行千里,莫道难相顾。

执手两相看,心潮未平复。

天下父母心,直在可怜处。

第二日英子的婆婆和妈妈是变了花样的给弄着月子饭,上午红小豆煮粥,加红糖,花生米炖猪蹄,都是催奶的汤补食物,到中午竟然做了王不留行、穿山甲炖猪蹄,英子一边嚷嚷着难吃,却还是一口汤不剩的全吃了,英子的婆婆在一边劝慰着:“难吃也要吃的,这是中药催奶的,你吃了我孙子才有奶水吃啊!”到了晚餐时,英子的娘家妈妈提了一大饭煲的黄芪炖鸡汤,看着英子吃完那一大饭煲的鸡汤,我的眼珠子差点掉下来了,不得不佩服英子的好胃口。那夜英子的儿子乖了许多,不在怎么哭闹。

渭南看癫痫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人吃什么药物有效
哈尔滨癫痫医院哪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