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电梯惊魂(小说)

笔名散文日记2022-04-22 11:38:420

原本挺宽敞的大型货梯,在这一刻,我却觉得好小。因为,我已无处可逃。

电梯里一片漆黑,唯独在我面前,一张巨大恐怖的鬼脸泛着阴森的荧光正在缓缓地向我逼近。当它停下来时,我仔细一看,那明显是一张老男人的脸。他的脸上毫无血色,惨白慎人,嘴角残留的獠牙痕迹,以及干裂的嘴唇上斑驳的血迹,都表明之前他刚刚吸过人的血。

他的眼睛已经无法识别,变成了模糊的红色,感觉像是闭着眼睛。但我却有种错觉,他正盯着我在看,因为我感觉有一双极其冰冷的目光正在打量着我的全身。我先是头皮一阵发麻,接着从脊背上传来阵阵凉意,很快便传遍全身,细密的冷汗从额头不断渗出,沿着鼻梁慢慢滑落下来,最后在鼻尖凝成一串汗滴,一滴一滴的落下地面,发出清脆的“嘀嗒”声。

这突如其来发生的诡异现象,让我一时有些发懵。我的思绪又回到了几分钟之前……

我像往常一样,和一位年轻的同事,一起拉着一板化妆品箱子,进了这部年久失修的老货梯。关门后,我摁下了四楼,在电梯运行时,我俩无聊的一边欣赏着四面墙壁上的即兴涂鸦,一边瞎聊着。

在这锈迹斑斑的墙面上,被许多曾经乘坐电梯的送货人员,用黑色马克笔乱写乱画了许多歪七扭八的文字,以此来宣泄他们的烦躁心情。

有对快递公司服务不满的口号——韵达韵达只运不达!

有对电梯老化的门时常卡住无法正常开启的期盼——芝麻开门吧!求你了!芝麻!

也有包装箱厂商做的广告——本厂长年提供各种纸箱,后面还跟着一个手机号码。可是被“热心人”更改后变成——本厂长年提供各种妹纸!是用红色马克笔将“箱”字划掉,在“纸”的前面插入了一个“妹”字,后面的手机号码没有变。如果纸箱厂家看到他们的广告词被改成这样,不知道会不会吐血。

正在我俩也被这些无聊的涂鸦同化地傻笑时,右下角的一行若隐若现的血红色心形图案突然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我记得昨天还没有这个涂鸦的。而且在看到这行字时,我莫名的全身起满了鸡皮疙瘩,因为这很明显不是红色马克笔画出来的,倒像是用手指蘸着血写的!

我连忙指着右下角叫身边的同事小刘也看看,结果他看了一眼说什么也没有,还嘲笑我老眼昏花了呢。我顿时心里一惊,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但具体是什么,我又说不出来。就在这个时候,电梯莫名地停了下来,当电梯内门打开时,在我俩面前的并不是四楼,而是半堵墙和半扇紧闭的电梯外门,原来我们被卡在两层楼之间了。

除了凹凸不平的红砖墙面,锈迹斑斑的电梯外门以及一盏昏黄的维修应急灯外,我们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就在同事摁下电梯里的紧急呼叫按钮时,那一盏唯一的灯却突然发出“呲啦啦”的声音,一闪一闪的,像是快要灭了。

与此同时,一股阴森森的冷风不知道从哪里吹了进来,我和小刘都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颤,似乎有什么我们看不到的东西也进入了电梯。随后,小刘突然发出一声怪异地惨叫就倒了下去。我正想去扶他时,灯却彻底灭了,在灯完全灭掉的那一瞬间,右下角的那行若隐若现的心形图案却一闪一闪的发出诡异的红光。

整个电梯被这丝微弱的红光照射得更加神秘,而小刘却突然站了起来,变成一副行尸走肉的样子,机械的一步一步向着右下角的红光走去。我一把拉住他的手,想阻止他过去,可是在接触他手指的一瞬间,一股极其冰凉的感觉从指尖传来,那绝不是活着的人应该有的体温,到像是死了很久的尸体。我下意识地连忙松开了,只见小刘竟然诡异的穿过电梯墙面,然后消失在了电梯下面。

之后,红色的光芒也暗淡下来,电梯里一片漆黑,也宁静得可怕,除了我自己急促地呼吸声,我听不见任何声音。我拿出手机想打电话报警,却发现没有任何信号。紧接着,我听见电梯下面发出一阵“呼噜噜”的声音,时不时还有吞咽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尽情地喝着饮料。但冥冥之中,我又感觉像是国外恐怖片里那些吸血鬼在吸食人血的声音。顿时,我感觉全身的寒毛都不由自主地竖了起来,情不自禁的开始向后倒退。

此时此刻的我,只想离这个声音越远越好,就在我慢慢向后退时,那个神秘血腥的红色心形图案却缓缓地飘了起来,当它飘到我面前时,突然裂开了。我感觉自己的心好像也被撕裂了一般,剧痛难忍。眼前一阵眩晕,随后,一张巨大的鬼脸渐渐浮现出来,并且还在不断地变大,再变大。

我惊吓得一再倒退,直到退到碰到电梯墙面为止。当我紧贴着电梯墙面吓得大气也不敢出时,鬼脸停止了变化。在它的鼻子快碰到我的脸上时,它终于停了下来。我甚至都闻到了它嘴里腥臭的血腥味,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我强忍着没有吐出来,只是傻傻地盯着它,陷入之前的回忆之中……

“苏师傅,你没事吧?”就在我惊恐地盯着眼前的鬼脸陷入回忆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呃?是你!刚才……我明明……哦,没事了,没事了……”只见我面前的鬼脸又诡异的越来越朦胧,渐渐变成了另一张很熟悉的脸,正是之前和我一起被困到电梯的小刘。我惊讶地失声喊道,但话说的有些语无伦次,声音也越来越小。

“刚才怎么啦?你真的没事?你脸上的汗好多啊。”小刘一脸担心地看着我,眼神清澈明亮,关切地问道。

在看清楚是小刘的瞬间,我差点脱口而出,想说刚才有个很恐怖的鬼脸变成了他。但欲言又止了,毕竟这一切太过匪夷所思了。万一是我的错觉呢,也许是我最近太累了产生的幻觉吧。我苦笑了一下,又用手狠狠地搓了一下脸,感觉到脸上湿乎乎的,的确出了很多汗。

“哦,刚才离开库房前,我喝了一大杯热水,没想到又被关在这电梯里了,也许是太闷热了吧,就一下子出了这么多汗。对了,你刚才不是摁了紧急呼叫开关了,这修电梯的怎么还没来啊?我俩被关在里面十分钟有了吧?”我从口袋拿出一张纸巾,边擦汗边心虚的说道,毕竟我总不能说是大白天看到鬼了,吓出一身汗吧,这也太没面子了。说到最后我连忙岔开话题,看了一眼紧急呼叫按钮问道。

“是啊,是挺闷热的。看来你真的是热糊涂了,我刚才明明摁的是四楼,这不也已经到四楼了啊。我无缘无故地摁紧急呼叫按钮干嘛啊。再说了,电梯好好的,修电梯的来干嘛呀。而且这也就过去了十几秒钟罢了,你怎么会觉得过去十分钟了啊?苏师傅,你真的没事吧?你别吓我啊!”小刘又一脸担心地看着我说道。听小刘这么一说,我才发觉,电梯的确看上去很正常,而且电梯里楼层显示器上的数字也刚好是四楼。

“你是说从我们刚才进电梯到现在才十几秒钟?”我看着我手上的手机屏幕吃惊的问道。

“是啊,你忘了吗?进电梯前我不是还接了个电话来着。挂电话时我看了一眼时间,顺便提醒你说正好还有一个小时下班的。也就是说刚才正好是下午四点整,现在也就是四点过十几秒钟而已。不信,你看我的手机。”小刘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又把手机屏幕放到我眼前晃悠着让我看。

我仔细一看他的手机时间,果然是四点零十七秒。但让我震惊的是,我手机屏幕却赫然显示四点十分零十七秒!也就是说我的手机时间居然正好比他多了十分钟。真的很诡异啊,小刘也探过脑袋看了一眼我的手机屏幕,然后哈哈大笑的说道“你这啥破手机啊,时间快这么多,发了工资赶紧买个新的吧。就你这款手机,样子土的掉渣,都还没我家的闹钟功能多,早该扔啦!哈哈……”

在小刘嘲笑我的时候,电梯门开了。我只好暂时收回混乱的思绪,配合他把这一板箱子吃力的推出了电梯。当我俩汗流夹背的卸完所有的箱子,码放整齐,再次拉着空板回到电梯里时,我又陷入了沉思。难道之前所有的一切真的是幻觉吗?但问题是也太真实了吧。恍惚中,我似乎又看到电梯被卡在了楼层中间,那凹凸不平的红砖墙面,锈迹斑斑的电梯外门,以及一闪一闪的维修灯那昏黄的灯光,再次清晰的在我脑海里不断闪现着。

出了电梯,回到库房,又有很多单子要配货。于是我又打起精神来,继续忙了起来,渐渐的也就忘了之前诡异的经历了。下班的时候,因为有客户临时变更了订单,我俩又加了快一个小时的班。等一切都忙完,在回家的路上,小刘忽然一脸神秘的问我:“苏师傅,看你一直精神很疲倦,是不是最近太累了,要不然今晚去我家参加一个聚会吧。今天对我来说是个很重要的日子,你要是能来,我会很开心很开心的。”

“不用了,你去吧,我回去睡一觉就好了,也许是真的累了吧。”说完我就向他摆摆手,头也不回的往回家的方向走去。就在我走出很远拐弯的时候,我无意中回头看到小刘仍远远地站在那里看着我。他的身影极其落寞,就像是一片孤零零的树叶,随时都会被风无情地吹走。那一刻,我突然有点后悔之前拒绝他的邀请了,但很快我又决然地回过头来,继续向住的地方走去。在我回头的瞬间,我看见小刘突然转身又往库房的方向走去。

这都下班了,他又回库房干嘛啊,不过,我也没放在心上,也许是他又忘了把充电器拔下来了吧。以前他经常在库房充电,下班总是忘了拔下来,被领导批评过好多次。因为手机充电器即使不充电的时候,也容易因为电压不稳而短路起火,对库房来说是很危险的。我平时也没少提醒过他,今天因为我自己也有些疲倦和心神不宁,也忘了检查他是否拔了充电器了。

回到家,也不想吃饭,浑身觉得特别累,就衣服也没脱倒在床上了,想稍微眯一会儿,等精神好点起来泡个方便面算了,就不出去吃了。谁知道,竟然一觉睡到了天亮,当闹钟响的时候,我才发现腹中饿得难受,甚至胃都有点发疼。早知道昨晚回来应该先泡面吃,吃完再眯一会就好了,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要是胃溃疡再犯了,就真的受罪了。一想起曾经得胃溃疡的那段时光,只能喝粥,吃啥胃都疼的日子,我就浑身一哆嗦。那段时间,辣的东西也不能碰,酒更不能喝了。对于无辣不欢,无酒不喜的我来说,真的很难熬,甚至比死更难以让我接受。

我连忙起来,简单洗漱了一下,就冲出门,来到每天常去的早餐店,风卷残云的吃了四个肉包子,又来了一大碗馄饨。我习惯性地倒了很多醋,又放了一大勺辣椒,尤其是辣椒放入的瞬间,馄饨汤变得红红的,看着很有食欲。不到一分钟,我就吃完了,看来是真的饿了。

当我吃饱喝足,打着饱嗝,悠闲地来到库房附近时,发现很多人在电梯附近围观,甚至我还看到有几个警察在维持秩序。尽管有很多人,但现场气氛很凝重,也很压抑,一片静谧,似乎呈现在大家面前的画面让人心情极为沉重,沉重到喘不过气来。

我突然心里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因为我看到那部老货梯门开着,里面隐隐的能看到很多血。于是,我加快脚步跑了过去,当我来到警察设置的警戒线之外时,我惊讶地看到电梯里除了大量的血迹,还有一部手机,而当我看清楚那部手机的样子时,我禁不住失声喊了出来:“小刘!”

“苏师傅!你又怎么啦?今天你总是心神不宁的,发生了什么啊?能跟我说说吗?”在我失声喊出来的一瞬间,眼前的画面一阵模糊,我也感觉头有些晕。在倒下去的同时,我感觉有人一把扶住了我,小刘那熟悉又关切的声音再次传入我的耳中。

“呃?又是你!刚才……我明明……哦,没事了,没事了……”当看清楚扶着我的人是小刘时,我惊讶地说道。但说着说着,我突然间有些无语,刚才明明看见很多人,还有警察,有很多血迹,以及小刘的手机。就在我以为小刘出事了,着急的大喊一声时,所有眼前的一切又都莫名地消失了。更让我惊讶的是,我和小刘依然是在电梯里,我看了看楼层指示灯,目前显示刚好到了一层。

小刘小心地扶着我,眼里依然是那么清澈明亮,明亮到我能清晰的看出他内心的担心,那是一种只有对最在乎的人才有的情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间心里隐隐的感觉到很温暖,原来被人在乎的感觉是如此温暖。在曾经的印象中,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乎过别人了。似乎不再相信任何人,总是在拒绝,也学会了沉默寡言。一天比一天冷漠,麻木,而这种冷漠又将之前的温暖一扫而光。我本能的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总感觉有很多话想说,但就是说不出口。似乎敞开心扉,对我来说真的好难。

我歉意的苦笑了一下,轻轻挣脱了小刘扶着我的手。在我欲言又止,推开小刘的瞬间,我明显看到他眼神里闪过的一丝失望和哀伤。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越热情,我反而越感觉不自在。回想起这段时间以来,我总是在有意识的回避和拒绝着身边所有人的任何关心和帮助。在我心里始终有个过不去的坎,但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

看着小刘失落的表情,我心里也是莫名的隐隐作痛,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似乎很久没有因为别人感到心痛了。为了缓和尴尬的气氛,我自嘲的说自己真的是老了,不中用了。还说也许最近我真的是太累了吧,总是出现幻觉,真的需要好好睡一觉才行。说完这句话,我自己也觉得好假,明显在敷衍他,但我就是不想再多说什么了。随后,我让小刘先回库房,说我想先去洗手间洗把脸再回去。

小刘很不放心地看着我,并没有转身先回库房。我看了一眼他的眼睛,里面有一个表情极其慌乱的我,一个在极力逃避什么的我。我连忙扭头快步向洗手间冲去,在进入卫生间的同时,从眼角的余光里,我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依然是很落寞的站在那里。那一刻,我很想冲到他面前,告诉他,晚上我会去参加他的聚会,甚至我还想告诉他我所有的故事,那是我从未有向任何人提及的故事。但很快我又强行压制了这份冲动,决然的冲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不断地用双手捧起冰凉的自来水,狠狠地泼在脸上,一下又一下,直到身上的衣服都湿了,我才感觉舒服很多,也清醒很多了。

患癫痫病的原因有很多
癫痫病用什么药能快速治好
哪家医院治癫痫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