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在家乡的荷塘边

笔名写景散文2022-03-30 17:38:360

(在一个有月的夜晚,我独自来到水厂的荷塘边,那是我家乡的荷塘。)

晚霞悄隐,夜色朦胧。

漫步在家乡的荷塘边,思绪绵绵。我知道那个夏末的雨季,我替梅姐姐在这里洒下的荇菜花儿已经悄悄长成了“梅荷”。还有那从湿地搬移回来的野菱角,越过一个冬季的晨钟暮鼓,走过一个春季的花开花落,那带着湿地泥土的根须,或许早已超然地扎入这荷塘的泥水深处。尽管我想拾一片月影伴我细细寻觅它们的身影,尽管我想用这朦胧的月色温一壶清茶坐饮花开,但是我怕,我怕我鞋跟与塘岸敲击出的琴音会打破这即将盛开的宁静。我怕我悄悄的寻觅会旋起红尘风暴让秋霜来临。我怕我深深的喜爱会烫伤日月卷起雷声滚滚。

漫步在家乡的荷塘边,我看到故乡的月牙儿掉进那荷叶间颤动的粼波里,我听到那久远的在阿不沁河边洗濯心事的歌声。尽管我想在星月间剪下一段烛光点燃这一片荷红,尽管我想把这荡尽我柔肠的万盏荷灯挂在那弯弯曲曲的乡路上。但是我怕,我怕岁月的风雨会把这燃起的荷红席卷成沧桑的落花。我怕回乡的路上散落的是纷纷扬扬的荷花雨。我怕故乡门前的落英会堆积成我心灵的沧桑与疼痛。

漫步在家乡的荷塘边,月影下星星点点的荷红与夜风碰撞成潺潺的琴声。那琴声蜿蜒着流过岁月的山谷,与喧闹的蛙鸣一起点燃了我故乡老屋中的一盏经年不息的灯火。母亲年轻的容颜在那暗红的灯火下缝缝补补着悠长的岁月。父亲用二胡拉响让母亲流下一行清泪的《兰花花》。哥哥把墙外的一串串开着喇叭花的“爬山虎”挂在他最疼爱的妹妹颈上,让这爱花儿的女孩一转头就能听到藤蔓上残留的“爬山虎”喘息的笑声。

漫步在家乡的荷塘边,思绪悠长,如裾的荷叶在风中翩跹引来虫鸣阵阵。荷塘边上的一条通往北山公园的踏青之路在月影下延伸着爬向公园的凉亭。尽管我想借着忽明忽暗的星光登上那凉亭目寻山下的小桥流水人家。尽管我想看到来年端午的早晨那里相聚的早宴为汨罗江下的诗人弹响一曲未了的绝弦。但是我怕,我怕我会忍不住从那高处走向“采菊东篱下”的烟雨。我怕那早宴上沙哑而粗犷的酒歌在分别时会让我情牵一缕缕康桥别绪。

漫步在家乡的荷塘边,我拿着那只许久不曾摸过的印着金蓝色花纹的景泰蓝葫芦丝,我吹奏着那曲让我泪光闪闪的《芦笙恋歌》把这个夜晚的钟声悄然碰响。尽管我想让那钟声挽留住这夜幕下稀薄的月影。尽管我想让那深情的芦声荡入夜的空旷溅起一片湿漉漉的回声。但是我怕,我怕那银白色的投影会遮住明晨那一轮古老而常新的朝霞。我怕那芦声荡起的孤韵会在夏绿般的生命里回旋成一曲断肠的歌吟。

漫步在家乡的荷塘边,弯月高悬,星垂荷塘。自己吹奏的一支芦声把我醉在这片深邃的夜色里。尽管我想用一曲芦歌来唤回我远无踪迹的梦里春秋。尽管我想用吹过荷塘的风声架起一座单薄的桥梁让我走入荷塘深处。但是我怕,我怕岁月在倾刻间会无情地把我今夜在荷塘里播种下的诗句遗落在大地的尘埃里。我怕我腕上的钟声如雷将荷仙子的低语催促成一曲久久不舍的“夜已深”的离歌。

漫步在家乡的荷塘边,塘岸上那颗弯曲的柳树在风中发出绿色的叹息,我心灵的独唱也与荷塘里的火苗一起跳跃着。在这七月的荷塘边,我抚摸着留在裙裾上的草汁与荷香,或许,这是珍藏了一个山高水长的忆念。

远处,建筑工地上塔吊的哨音与“明星宇”的迪曲组成了这个夜晚的二重奏。当风的喧哗向身后慢慢退去,这座小城的狂欢刚刚开始……


上海哪家医院治疗老年癫痫病好
江苏哪所医院可以治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