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韵】往生(小说)

笔名哲理散文2022-04-25 09:27:350

往生(上)

那年我赔了很多钱,像不会游泳的旱鸭子一个猛子扎入商海,多经沉浮,九死一生爬到岸上,才发现,自己已成孤家寡人,家徒四壁,人心险恶,每天打电话的全是讨债人。

身体累到极限,思想不敢向前,想变个蜗牛背上自己的壳在阴暗的角落不被关注,甚至去原始森林中做个野人,不让我见这世界。

可是良知尚存,债,是要还的,不是躲欠逃的。而想翻身,无分文。

高利贷,原名叫驴打滚,现在叫社会融资。

找到这个关系时,人家问我拿什么抵押,我说只有房子,买时三十六万,尚有贷款二十万,人家问我借多少,我说得两百万。

人家看看我,没打听清楚融资条件吗?

我说打听清楚了,我别无他路,想试试。

那人看了我二十秒,我也静静看他,然后他说,我打电话问问。

那人要问的人,叫大熊,社会上虎哥龙哥豹哥鹏哥很多,听着威武,而有人叫熊,还叫大熊,需要别人请示的大熊,我以为,很不同凡响。大熊这名字,我没听过,事实是这人不是本地人,后来我很感激和我对视二十秒的人,人家叫他鹏哥,在本地也是大名鼎鼎。

大熊有事来济南,答应和我见一面,鹏哥一直没告诉我,他怎么说服大熊,见我一面的。

那是一个月后了,这一个月,我给所有债主发了信息,一个月后给交待。然后重新换了号,只有一个联系人,鹏哥。

这月,我原想去东北老林散心,但去老林,也要花钱,最省钱的方式,躺在家,不看电视,不用电脑,不费电,一日一餐清粥素菜,睡觉,减肥。

终于有了鹏哥的电话,有时间过来,绅士山庄。

这地儿我熟,济南南郊不远,山不大,却是整座山的建筑,而且全封闭。

我说我进不去。

山脚下,我两点半去接你。

谢谢。

姐,我听说过你,也看好你,所以机会难得。

这是鹏哥第一次叫我姐,一路上打车过来,我都在想他这话,他听说过我,看好我,让我抓住机会。这是我两年来,听到的最温暖,最鼓励的话,让我一路都在泪奔。

而后我才想,大熊是什么人,应该是五大三粗的社会大哥吧,一定比鹏哥地位高得多,但鹏哥大熊哥都没叫,就叫大熊。

跟随鹏哥进房间,我甚至没兴趣看这山庄,土豪得瑟的绅士山庄,鹏哥接我时说,大熊的。

我是想过见面的,没有任何抵押,怎么开口,若是小姑娘卖身也罢,年过四十姿色全无,卖身也值不了几个钱,鹏哥,他是看好我哪儿?怎样为我争取到这机会。

客厅很有品味,不像山庄名字那么土。

而大熊,出乎我想像,不高不矮,偏瘦,小平头,米黄的风衣在这几年过时了,但在他身上竟然有种上世纪中叶的年代感,面色稍白,唇红,单眼皮,眼不大不小,很亮,整个人干净,并不见什么气势。

鹏哥见我愣着,介绍,大熊,这就是周轩姐,轩姐,大熊。

我不知道是上前还是怎么办,笑笑,大熊好。

他并未起身,脸色依然,示意我坐,鹏哥打声招呼出去了。

我侧身向他,努力让自己变得会说话些,给您添麻烦了。

他端茶喝了一口,示意我喝,才感觉他说话不紧不慢,语气不轻不重,淡淡说,喝茶,正宗的大红袍只有十几棵树,这茶可以喝。

我知道,遇上了真人。我也知道,接下来,不必开口了,两百万,对我来说现在是事业生活尊严人命,一切的一切,对他来说,九牛一毛。

果然,他看着我,今年做什么?

先还帐,必须还的,七十五,能挺一年的先挺着,剩下的还是老本行,漆墨。

一定要做这行?

我只懂这行。

为什么失败。

关于这个问题,我从失败那天起就在反省,市场萎缩?技术不过?用人不当?但所有问题,追根问底,还是我的问题,寺庙里能卖梳子,你敢说市场萎缩?大学的专业,至今没离本行,技术不过关你敢怪别人?人祸就更是自己的问题了。

我不由叹气,苦笑,我可能,真的不适合做生意做技术做市场,不懂财务不懂进退。

他在喝水,我看看他,我没任何抵押,房子就算押给你,也值不了几个钱,今年再赔,弄死我也没什么给你了。

他放下茶杯,起身,双手插在风衣兜里,看看我,押你吧,今天是四月二十三号,明年这日子,如果你还不上款。

明年肯定还不上。

你要多长时间。

三年。

好,三年,如果你还不上,跟我走。

卖零件儿?

他笑笑,卖零件也卖不这么多,你知道两百三年后多少?

我摇头,你为什么什么都不押就借我,三年后真还不上呢?

跟我走。

哦,是,你刚说了。

他没再坐的意思,我站起来,签协议吗?

当然。

他提高声音,志刚。

旁边房门打开,进来一帅气的年轻人,手里有协议有笔。

早做好的?两百万,三年,到期本利计五百万,还不上,由大熊处置。

处置!??

我拿起笔,五百万,那是个什么利率,我不会算,处置?剐了?

三年,如果我每天的每分每秒都在苦累过,到时,还是不能翻身,剐了,又有何妨!

这字签了,牙都不用咬,我很平静。

帅气的年轻人看我签字,周轩。

是。

开户行帐号,加微信,发过来。

好。我和年轻人互加微信,发帐号。

年轻人看看大熊,好了。拿协议和笔走了。

大熊转向我,马上办,即时到帐,注意查收。

谢谢。

我除了无底气慌然的说谢谢,不知道再说什么。

一直到鹏哥送我下山,他问我一句,成了?

我说帐号发过去了,他说马上办。

鹏哥好似很高兴,成了。

我再说谢谢。

鹏哥帮我打上车,上车后我紧紧捂着自己的脑袋,这是电影,甲方乙方,这是梦,绝对梦。

手机响,二百万,到帐。

手机在手里,久久不能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重新换上老号,催债最紧的七十五万,联系,打款,其余的债我不敢轻易许诺,先把自己的工厂重新整理一遍,机器工人市场客户原材料,一项项比对,一项项精确,做好预算,这已是半个月后,半月后,给债权人打电话,给了还款的大致日期,有不高兴的,对不起,我死了,欠款成泡影。

最后我才想,五百万,怎么算三年都不会有这么多营利,还要还欠款,还要继续经营,但,想来想去,没有后路,这次借贷,饮鸩止渴。

来不及想三年后,只能顾当下,请工人,找原料,求客户,一分掰两半花,一天工作不计时,梦里都在谈客户,谈价钱在车上在车间。我来不及照镜子,来不及想自己是不是开心,什么七情六欲,奢侈!

三个月后,第一批产品送走,收到一笔款,六十万,营利不多,三万,重新走入市场,重新找回客户,我只能物美价廉。

那天,我给自己放了两小时假,去了全城很偏的一小饭店,一个小单间,一瓶啤酒是解渴的,一瓶白酒,能喝多少喝多少,和老板说,上完菜,别管我,请给我搬来两把椅子。

我想好了,餐前把椅子摆好,喝多,就上椅子,好好睡一觉,这叫一醉方休,睡到自然醒。

我是有些酒量的,啤的能来三五瓶,白的也能来七八两。

我不知道那天竟然白酒未沾,啤酒两杯就醉了。所谓醉,我的眼睛有些朦胧,鼻子在发酸,然后,掉泪,掉泪喝酒,喝酒掉泪,菜,吃不进。

门,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大熊进来。站在我对面,挺能喝。我只能看到他是大熊,口齿已不太利落,我举杯,大,熊,谢谢你,就算你,三年后,把我剐了,我也要,谢谢你。

他坐我对面,拿过白酒瓶看看,给自己倒酒,还剩不满一杯。

喝了八两?

我拿纸巾给自己擦擦泪,擦擦鼻涕,酒量,还行,你吃菜,味道,还可以。

他看看我摆好的椅子,准备在这睡?

不要钱,我,谈好的。

他端起酒杯干了酒,在我朦胧的眼中,很酷。

我突然高兴起来,人生就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你会遇到什么人,发生什么事,活着好。我为我这两年多挣扎的拼命的活着,没有放弃逃避轻生而自豪,挺挺胸。

挺也没料。

你,说什么?

菜不错。

嗯,吃吧,尝尝回锅肉。我也夹一块,第一块。凑合,不过没我做的好吃。

你会做饭?

当然,做同样的菜,不同人做不同口味,要的是火候,我火候把握的好。

他看看我,清醒些了?

没喝多啊。

说话舌头不大了。

刚刚是酒入愁肠,你来了是酒逢知己。

再来一瓶?

好啊。

他轻轻闭闭眼睛,睁开看我,真是不知死活的女人,你从不拿自己生命当回事吗?

当啊,为什么不?

没看出来。

我是走投无路你知道吗?死,可太容易了,活着才难,活出个人样儿来才难。

如果我不借你呢?

再找人借,磕头,下跪,怎么样都可以,我不是要证明自己什么,我只是想知道,这世上我要怎么努力,才能成功。

还是证明自己。

他在认真吃菜,不时插一句,我在说,不停的说,哭,说,说,哭。

后来我一直在告诫自己,女人,不要喝酒,女人心海底针,没人捞得到的,一喝酒,全露了。

记得我最后一句话,你到底为什么借我钱。

模模糊糊他说,当然为钱。

醒来,果然躺在椅子上,看手机已没电关机,起来身体打晃,开门叫人,有人上来说,醒了?

麻烦,给我倒水。

好。

几点了?

九点。

太阳光亮,当然是上午九点,我说麻烦你们了。

他,大熊,就这样走?到底为什么借给我钱,他为钱?看好我?三年能赚五百万以上?能还上他钱?这是笑话,就算我信心自恋百倍,我也没敢这么想,万一还不上呢,他要我干嘛?我有什么值五百万,贩毒?军火?

大熊!我得人肉搜搜他。

大熊搜不到,绅士山庄,依然搜不到,给鹏哥打电话,说吧,为什么,你?他?

姐,我真知道你,初一,你高三,漂亮学霸,当过学校旗手。

仅此?

与世界为善。

我沉默,好久才道?我可能真是。

这是大熊说的。

他知道我?

任何借贷人他都要求调查。

说他,什么人?

姐,知道昨天他为什么去找你?

我喝多了,他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

他很奇怪,你问都不问他,查都不查他是什么人?

这,奇怪吗?

还有,你的生活为什么那么简单。

简单吗?

简单。

这话我不懂,我问,大熊怎么找到这儿的?

每个借贷的人行踪都在我们的视线内。

我很清醒了,你的意思是,我在你们面前是透明的?

你是,别人也不需要。

我是?大熊,他真的确信我三年可以赚五百万,让他得利?

我没问,他没说。

我有些头晕,鹏哥,不管怎么说,我得感谢你们,没你们,我可能要没尊严的去借贷了。

好好干吧姐,有事随时叫我。

这又是一句让人温暖的话。

温暖,但不能给人家添麻烦,遇到鹏哥已是上天眷顾,至于大熊,哪个大伽没点特殊爱好,我或者,对了他的脾性。

想多无用,打车,工厂,继续奋斗。

这年底,我赚了三十二万挂零,漏桶修补又装上了金,实属不易,赚的虽不多,但至少基础有了。

大熊就不必,鹏哥,我一定得请他餐一次。

没想到很痛快,姐,你哪天有空,我随叫随到。

这痛快的声音让我开心,后天过年了,厂里也放假,把一切安排好,我说明天吧,午餐还是晚餐。

晚上吧。

好,你定酒店,今天济南的酒店随你定,姐请顿大的。

那我可不客气了,君悦,怎么样?

好啊,几点。

姐在哪儿?

厂呢。

我去接你。

不不,麻烦了,我自己打车。

顺路。

好,谢谢。

以厂为家,我洗漱,穿上了最好看的衣服,这是对人家的尊重。镜子是没有的,所幸手机有这功能,不仅照,还自拍,不仅拍,还多次,还美颜。

美过后,似乎回到三十岁的时光,留在相册里,或许有一天,也可以晒晒朋友圈,那得是重新站起来后。

君悦听说过没去过,相当不错的五星。

到时,进厅,灯光耀眼,突然感觉自己脚步轻了,心大了,呼吸顺畅了,眼光明亮了,环视四周,我并不怯场。

鹏哥道,房间替姐定了,三五五。

咱这儿鸡头白脸的吃一顿,得多少钱?

鹏哥笑得开心,姐,知道为什么喜欢你吗?

我盯他一眼,为什么?

气场,心宽似海。

心是挺大,别人胸大无脑,我是心大无脑。

鹏哥又笑,老喜欢你了。

我看看他,姐弟恋了?这才没说过几回话,没见过几面呢?不会是从初一就喜欢了吧。

鹏哥站定,姐,不是我喜欢。

谁?

大熊。

我也站定,开,国际玩笑?

这房间是大熊定的,这酒店,是他的。

他在三五五?

鹏哥点头。

今天鸿门宴?

怎么是鸿门宴!

不然呢?

你感谢我没用,机会是大熊给的。

治疗癫痫病的较好方法是哪种
中卫癫痫病治疗中心
癫痫病的预防办法是什么呢